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954章 大师伯献艺

作者:熊样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晚饭吃罢,林文远帮着一班小老道收拾桌子,念慈大师径直回到禅房之中休息,董伯召担心念慈大师的伤势,本想进的屋中替念慈大师推拿一番,却被念慈大师赶了出来,我们三人在禅房门外等片刻,冯伯渊从屋中走出来道:“大师兄,几位师兄,师傅他老人家睡下了,留下话来明日一早在召见几位师兄……”

    冯伯渊说罢我们也只好就自离去,回到禅房之后沈三郎待得憋闷,便拉着董伯召要浏览一番皂阁山的夜色,我们三人在董伯召的带领之下沿着上路登上了一处峰顶,迎着山间的清风向下看去,只见山下灯火阑珊,依稀有一番车水马龙的样子。三人站在山巅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山脚下行色匆匆的人们各自想着心中的心事,直到夜半时分才回到禅房之中。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天色刚刚亮起来时,山中的钟声便响了起来,董伯召听到这阵钟声,条件反射一般立刻起床穿衣,董伯召的动作惊醒了我和沈三郎,见到董伯召起床,我们也无法在继续安睡,于是也立刻起来,匆匆洗漱之后便忙问其故。董伯召洗漱之后便来到皂阁凌霄阁前,我和沈三郎赶到的时候,只见不少的皂阁弟子早已经整齐划一的站成了一个方队,冯伯渊站在最前方,开始打起了皂阁门最为基础的拳脚,董伯召看着凌霄阁前的这些皂阁弟子,叹道:“当年我也是每日一早便来到凌霄阁前开始修习皂阁的武术和阴阳术法,没想到匆匆一别,竟然已经二十余载,曾经在凌霄阁前刻苦练功的少年,转眼间已是中年了……”董伯召正在感叹之时,带领众弟子练功的冯伯渊忽然看见了我们,当下停住了身形,转身对着皂阁众弟子道:“诸位弟子,大家请看,凌霄阁前站立的便是我的大师兄,也是你们的大师伯,还不拜见大师伯?”众位皂阁弟子闻言当即拱手施礼,齐声颂道:“皂阁宗弟子拜见大师伯……”冯伯渊冷不丁来着这么一下,直接给董伯召弄了一个大红脸,虽然说董伯召乃是皂阁宗的大弟子,但是目前为止董伯召尚未开山收徒,而自己的二师弟门下弟子已经有数十位之多,自然没有见过这个阵势,眼看着下面黑压压一片皂阁宗的弟子众星捧月一般将董伯召架了起来,一时间董伯召还真有些不大适应,可眼下众位皂阁弟子已经将董伯召架了起来,自己一言不发自然也是不大合适,当下干咳两声,一开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只好尴尬的拉起了长音。

    沈三郎见状心知董伯召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当下抢出一步站了出来,当着众位皂阁弟子的面挥了挥手,好似军区首长检阅三军仪仗队一般,清了清嗓道:“众位弟

    子,皂阁乃是当代道家祖庭之一,列位能够投入皂阁门下,也是为了发扬我道家传统文化贡献了一份力量,道家文化起源于我泱泱大国,发展于我泱泱大国,五千年来,我泱泱中华涌现出了无数道家宗师,在中医医学药理、天文星象、四时历法、农业工商业等领域做出了极其突出的贡献,特别是在近代,在我国人民饱受西方列强和东洋鬼子欺凌的时候,能够勇于走出山门扛起保家卫国的旗帜,更是彰显出了我道门中人的伟大情怀,现如今世纪祥和、国民安泰,经济发展,市场繁荣……呃……”说到这里的时候沈三郎肚子里也没了词儿,微微的转过身来侧目向董伯召看来,只盼望着董伯召能赶紧的接过话茬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之情,这一侧目之时却发现董伯召竟然对着自己暗暗伸出了大拇指,紧接着又做出了一个“继续”的手势来,沈三郎此时骑虎难下,脸色微微一红,继续道:“呃……这个我们道家,他……他这个……与这个……佛家还是有区别的……这个区别在哪儿呢?是不是,嗯……这个问题提的好……这佛道两家其实呢……他就……”

    眼看着沈三郎肚里没货,言语间离着主题越来越远,此时下面的一些皂阁弟子已经开始有些交头接耳的样子,这样一来沈三郎更显得有些难堪了,我当下也只好立刻替沈三郎解围,开口道:“佛道两家其实原本也是一家,想当初道家师祖之一的老子西行,西出函谷关之后,便来到了西方的天竺,参悟了天地间的大道之后,便在西方天竺国指点佛祖释迦牟尼参禅悟道,最后创立的佛教,这便是历史上有名的老子化胡的传说了。无论是诸位弟子选择道家还是佛家,只要能够刻苦修习本门的阴阳术法,时时刻刻以慈悲为怀,以善德为念,便会守住了自己的本心,此生终将有所成就。我们十三局自创立之初,便以国家有关规定和政策为行为准则,一向对于佛道两家的文化十分的重视,尤其是源于我们自己的道家文化,更是一如既往的要加大扶持力度,虽然道家祖庭在发展的过程中遇到了这样那样的困难,但是你们要记住,你们进入了道家的门庭,修习到了道家的阴阳术法,传承了我们泱泱中华的道家传统文化,这是一条十分正确的路线,今后我们十三局在党和国家的领导下,将与诸位皂阁弟子一道努力奋斗,将我们道家的传统文化继承和发扬下去……”

    我说罢之后,下面的冯伯渊带头鼓起掌来,见到众皂阁弟子开始鼓掌,董伯召和沈三郎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只听董伯召道:“沈小三,看见没,这干啥都要有文化,要是肚子里没点墨水的话,你看看,人家想捧你,你自个儿都得

    把自个儿弄得下不来台……”沈三郎闻言道:“可不是么,老董,这个诶,咱们这种大老粗不服不行,要么人家秦师兄能当领导呢,别小看这个穷白话,到了一定时候你就是肚子里有那么三两滴的墨水也不一定能倒得出来,这叫啥?这就叫水平……”我听了二人的话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这个时候冯伯渊又冲着众位皂阁弟子道:“诸位,你们可能还有所不知,你们这位大师伯,眼下可是在京城的国家机关里面的官员,要是按照俗世间的论法,你们见了大师伯还得叫一声首长,大师伯回山一次不容易,咱们一起欢迎大师伯露上一手给我们开开眼怎么样?大师伯的修为,可是比我还要高的多的多……”

    冯伯渊这么一起哄,董伯召有心不答应,可是面对这些都是自己门中晚辈弟子,刚才没有讲话此时若是还不答应,那就显得自己这个大师伯有些看不起这些晚辈弟子,董伯召转头看着我道:“秦处长,如此我答应下来,不算是当着晚辈弟子显摆自己,哗众取宠吧?”我闻言笑道:“老董,你想多了,现在肯投入到道门中的年轻人不多了,肯吃苦的更是凤毛麟角了,若是你再不露两手绝活,让他们开开眼界,也许这些年轻人也没有继续学艺的动力了,你就算是鼓舞一下大家的士气也好啊……”我说完之后沈三郎也随声附和起来,董伯召这才点了点头,迈步从凌霄阁阶前走下去之后,这才对着众位弟子道:“既然让我露一手,那你们说说看,想看看什么绝活?”董伯召话音刚落,众位弟子中忽然闪出一人道:“大师伯,弟子何文顺斗胆,既然我们皂阁宗的看家本领是天风地雨阵,就请大师伯留一手天风地雨阵让我们涨涨见识吧……”这个何文顺说罢之后,顿时引起了众人的响应,在冯伯渊的指挥下,众弟子向后退去,腾出了一个场子留给董伯召,董伯召点了点头,忽然伸手一把抓住了沈三郎的胸口,紧接着手臂一较力使劲一推,沈三郎没有料到董伯召忽然向自己伸手,转瞬之间便反应了过来,这是要拿自己当靶子啊,可此时当着众位皂阁弟子的面要是失口喊出来的话,那可就算是栽了,当下一狠心紧咬牙关愣是一声没吭。

    沈三郎刚刚站住身形,只见董伯召随手撒出一把五谷颗粒,这一把五谷颗粒尚在空中之时便焕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虽然此时正是大早上阳光正足,可依然看得出来从五谷颗粒发出这一阵光芒。就在这阵光芒闪过之后,只觉空气中凭空一股清风吹过,只是转瞬之间这一抹光芒便散去,五谷颗粒落在地上弹了两弹之后再未出现任何的动静。此时别说所有的皂阁弟子了,就连我在内也不禁狐疑了起来,难道说老董这是太紧张,一时失手这天风地雨阵没有成功?

    沈三郎呲牙等了好一阵子都不见有任何动静出现,于是心里又嘚瑟了起来,道:“董师兄,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说你也有失手的时候?”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