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十章 制作绳索,太阴太阳

作者:第九天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铁线草搓制出来的麻绳,也不知能不能承受得住鱼妖的力量!”杨三阳站在阳光下翻晒着铁线草,一双眼睛看向远方波光浩荡的河流,远远看去仿佛是一条光带,美极了!

    他没有再去捕获鱼类,河边太危险,那鱼妖不除,自己绝不敢贸然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鱼肉虽然好吃,但生命更重要,那鱼妖明显是盯上自己了。

    过去了半个月,耶已经原地满血复活,到处活蹦乱跳的随着杨三阳四处溜达,时不时的寻找各种草药备用。

    将阳光下晒好的铁线草炮制好后,放在树洞内阴干,却已经又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

    这一日

    天朗气清

    杨三阳坐在青石上,一双眼睛看向远方天空,大日内黑色粒子更是占据了三分之一的太阳表面。

    大日虽然高悬,但天第间却多了股冰冷的味道,空气里多了一丝丝犹若是秋的凉爽,日头虽高,但却并不灼热。

    将那一捆炮制好的铁线草整齐摆好,杨三阳手中拿起石片,仔细的在铁线草表皮上刮了起来。

    铁线草已经完全风干,搓麻用的就是铁线草表层纤维,唯有那一层纤维,方才能有坚韧的特性。

    撕拉~

    撕拉~

    一道道纤维被其自铁线草主干上扯下来,如今铁线草已经风干,表皮与主干分离,所以想要将那纤维扯下来并不会耗费太大的力气。

    不多时,杨三阳身前便多了一堆的纤维麻皮,耶瞪大眼睛,露出一抹好奇之色。

    将那麻皮整理好,优等完整的麻皮放在一处,劣等断续麻皮放在另一处。

    炼制第一根绳索,自然要精细一些,用最好的制作。

    想要搓制多长的绳索?

    不知为何,杨三阳竟然脑海中下意识闪过一个数字:“九丈九尺九分九。”

    莫名其妙,心中竟然莫名涌现出这个想法,然后杨三阳头皮发麻,九丈九尺九的绳索有多长?

    一丈大概等于三米三,九丈九尺九近乎于十丈,三十多米的绳索,这要搓到什么时候?

    而且还要准备足够的麻皮,不知为何,杨三阳有一种莫名直觉,他此时处于一种玄妙通灵状态,自己若能一气呵成搓出九丈九尺九的绳索,必然会有天大好处等着自己。

    所有麻批都处理好,杨三阳吃饱喝足,沐浴净身,美美的睡了一觉之后,方才再次来到青石上,面色郑重的拿起麻批,吐了一口唾液,开始在手中搓动。

    搓制麻绳,就是要将麻批扭曲到不断螺旋蜷缩的状态,然后双股合一重叠,在搓制,便算是成了。

    杨三阳搓制了麻批,示意耶拿着麻批的另外一头,他自己不断续麻,继续续接搓制。

    搓麻的速度说快不快,说慢不慢,半日功夫,一条百米长的麻绳雏形在风中不断来回飘荡。

    此时麻批已经被杨三阳搓到了极致,然后杨三阳持着麻批绕过青石,防止麻批蜷缩,向着耶走去。

    麻批两端重合在一处,不用杨三阳多动作,那两股麻批已经自动搓制到一处,形成了简易的麻绳。

    天地间不知何时已经渲染了彩色,虚空中彩光飘荡,仙女撒花、鸾凤齐鸣,一团团莫名之力在杨三阳手中诞生,伴随着其搓动,不断灌入麻绳内,然后又由麻绳散入虚空,传入大千世界冥冥之中。

    法则本源诞生!

    这一次杨三阳看到了,托火之本源的福,他清晰看到了天空中的无边异象,看到了手中麻绳内法则本源由虚无中来,凭空衍生。

    天地间没有仙女撒花,更没有铺天盖地的鸾鸟,透过其法眼,那不过是一道道天地间法则烙印罢了。

    法则烙印!

    杨三阳心中激动,但是却不敢停止手中动作,制作这等物件必须一气呵成,否则中途打断,事倍功半得不偿失。

    天地间又增添了一种新的本源。

    天花乱坠地涌金莲,无数异象将杨三阳拥簇起来,恍若传说中的神圣降临。耶已经跪倒在地,顾不得手中麻绳,面色狂热的匍匐在泥土里,不断叩首。

    异象弥漫方圆万里,那无数原始人追溯到异象根源,瞧着恍若神仙中人的杨三阳,纷纷跪倒在地叩首。

    男女老幼,跪倒了一大片人影。

    没有理会地上的原始人,杨三阳继续搓动手中麻绳,一双眼睛激动的看向苍穹:“这般大异象,诸神应该注视到了我才对,察觉到了我的不凡……若无意外,必然会有神祗关注到我,到那时……”

    杨三阳觉得自己的呼吸开始紊乱,手掌在不断哆嗦,双目内露出一抹火热灼灼,那是对于长生不死的渴盼。

    不管结果如何,只求诸神的瞩目,总归有一线机缘。

    身躯僵硬的完成手中动作,杨三阳一双眼睛扫视着虚空,直至异象结束,功德降临,数不尽的功德灌注其体内消失无踪,胸口圆形玉石散发出阵阵清凉,那股灼灼的气机在不断消散。

    绳索制成了!

    小拇指粗细的麻绳,准确来说是九毫九微米,长九丈九尺九分,法则本源融入其中,大道本源灌注其内,使得整条绳索发生蜕变,化作了莫名材质,带有不朽、不灭、不磨的特性,一道印记自绳索内飞出,一团法则本源落在了其眉心处,隐匿于火之法则之中。

    心中念动,绳索卷起,自动落在了其手中,化作两米长短,形成了一根腰带,缠绕在腰间。

    他此时没有心思去关注绳索,而是抬起头看向苍穹,他在等候诸神的瞩目。

    他体内有两种大道本源,若有诸神垂青,绝对瞒不过其感知。

    可惜,没有!

    纵使是他此时已经弄出了这般大动静,却依旧没有任何神祗投来目光。

    “为什么?”杨三阳眼中满是失落:“诸神如此高傲,就连法则本源也不放在眼中吗?”

    在他的设想中,必然会有诸神投来瞩目的视线,哪怕是只有一眼也好。

    可惜,他失算了!

    “诸神!竟然如此高傲!这就是高高在上主宰天地乾坤的诸神吗?不屑一顾?”杨三阳心中暗自叹息,低垂下了头颅。

    外界

    且说那神使得了天帝命令,一路径直来到火神领地,他已经在此地盘旋有一段时日,却迟迟不曾察觉到火之本源的气机。

    而且……

    他目光忌惮的看向火神领地,想起那日为争夺本源引起的大战,不由得身躯在不断颤栗。

    不过神使也没有轻易的放弃,若不说出个子午卯有,他日后如何与天帝交差?

    回去之后神帝问起本源何在,他怎么回复?

    “再等等,等那两个煞星走了,我再进去看看!”神使面色游移不定:“那太一与太阴未免太拼了,为了寻找此地的本源,竟然大打出手,齐齐遭受重创,在此地休养生息。我还是不要贸然惊动对方好了,这两位大神一个代表着太阳、一个代表着太阴,纵使神帝面对二人也要好生安抚。本源落在这里,只希望两位大神瞧不上眼……”

    “嗡~”

    那神祗心中念头尚未转完,忽然间又一次天花乱坠地涌金莲,数不清的气机在大千世界逸散,法则本源不断汇聚衍生。

    “就是这里!怎么是这里!”那神祗循着感应,正要追溯本源源头,忽然间火神领地一道金黄色光罩升起,挡住了对方的感知。

    “太一出手了!这是太一出手了!”那神祗面色凝重,惊得连忙退避三舍。

    太阳星中的那位,在诸神中绝对是一个狠人!

    为了一团本源,不值得得罪对方。

    更何况,此地不单单有那只三足金乌,还有那位太阴星中的主宰。

    纵使神帝、魔祖再此,也不愿意招惹这两位中立的顶尖神祗。

    “可惜了,失之交臂!若非两位尊神在此,我若能得此本源,必然可以实力更进一步!”那神祗一边后退,一边扫视着火神领地:“这火神陷入了沉睡,竟然被三足金乌鸠占鹊巢,当真是……唉……”

    那神祗纵使心中再有不甘,却也只能退去,恋恋不舍的离开此地,回转不周向神帝复命而去。

    涉及到两位顶尖大神,绝不是他能处理的。

    至高不周山之巅,神帝背负双手,一双眼睛扫视整个大千世界,双目内万千法则流转不定:“好玄妙的法则之力,这是一种捆束法则,正好用来克制魔祖的不灭之身。”

    然后神帝目光轻移,落在了法则诞生之地,一切皆被那三足金乌遮掩。

    “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竟然叫太阳与太阴两大主神不惜两败俱伤性命相搏!可惜,如今魔祖虎视眈眈,本帝也不好出手招惹这两尊顶尖大神,免得对方倒戈相向凭空增加变数!本帝已经触及混元大门,又何必去增添变数呢?”天帝的眼中满是遗憾。

    同一时间,无数道目光自天南海北,跨越无尽时空投注而来,只是察觉到那强横的太阳法则后,俱都是收回目光,心中暗自沉思:

    “那三足金乌玩什么花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