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 少年出威心不服(1)

作者:月湖星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大早,叶重,曲靖,月灵,苏欣悦,叶芊儿一起来到了密室中。天祈和唐玉见五人齐到,有些惊讶,月灵满脸忧色的奔上前,扶着天祈的身子左右瞧视,问道:“天祈,你没事吧?”

    天祈轻轻摇了摇头,微笑道:“没事,挺好的。”

    叶重道:“看来你待在这里还挺习惯,不错。”

    天祈瞧着叶重,他受叶重逼迫,平白无故被关了五天,心底气愤,沉着脸“哼”了一声,道:“是挺不错的,怎么样?”

    叶重看了看地上扔着的骨头残渣,酒坛酒馆,微微一笑,道:“有酒有肉,好吃好喝的待承,当然不错了,你们两个这日子过的还真滋润呀。”

    苏欣悦和叶芊儿有些心虚,互看了一眼。

    叶重装作不知情一样,对她们两个视而不见,也不盘问酒肉的由来,说道:“既然这里这么好,那你们两个也甭出去了,就在这里再待几天吧。”

    唐玉听叶重的话音是有意放他们出去,却好像又突然改了主意,他可不想再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待下去,急道:“叶叔叔,你是要放我们出去吧,那快点吧,我可不想再待在这儿了。”

    月灵瞧着叶重,一脸恳求之色的道:“叶城主,既然你打算放了天祈,就请你解开他身上的锁链吧。”

    叶重瞧了月灵一样,又望着天祈道:“怎么样小子?想出去吗?”

    天祈不知叶重又想耍什么花样,心想他绝对不会没有条件的放自己出去,保准又是另生旁的主意让自己娶叶芊儿,他难断叶重给他下了什么套,害怕上当受骗,干脆不理会叶重,对月灵道:“你的伤好些了吗?”

    月灵道:“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没事了。”

    天祈道:“没事就好,这样我就放心了。”

    唐玉见天祈不理叶重,知道他是在使性子和叶重较劲,担心叶重一怒之下掉头就走,那他可真是冤中带屈,叫苦无人了,心里着急,拍了拍天祈,道:“哎哎哎,叶叔叔问你话呢,你倒是说话呀,别整这些无关紧要的。”

    天祈道:“你说什么呢,我关心月灵的伤势怎么是无关紧要?”

    唐玉道:“我知道你关心月灵,可你不能……不能一直连累我呀,我是受你拖累的。”

    天祈道:“你活该,待着吧。”

    叶重不耐道:“好了,不要耍嘴了,我来就是要放你们出去的。”

    唐玉喜道:“那太好了,我就知道叶叔叔最体谅人,那咱们快走吧。”

    天祈道:“先慢着,话可得说清楚了,我的原则不会变,出去了你可别想再坑我。”

    曲靖道:“小子,你怎么说话越来越没边了,城主何时坑过你?”

    天祈道:“他没坑我把我关起来?照这样说我还要谢谢他了

    ?”

    月灵道:“先别说了,咱们先出去再说。”

    苏欣悦道:“就是,你自己待这挺美那你就待着吧,可别拖累了唐玉。”

    叶重道:“实话跟你说吧,我放你出去是有原因的,是林天峰的父亲要见你。”

    天祈和唐玉猛然惊讶,唐玉道:“林天峰的父亲?他见天祈干什么?”

    苏欣悦道:“还能干什么?那帮人可凶了,昨天还在‘甲武院’闹事呢,天祈打死了林天峰,八成是要找天祈报仇的。”

    唐玉眉头一皱,道:“还真是啊,他们还敢上门寻仇。天祈,不如把他爹也收拾了,让他们父子俩做个伴,也省得林天峰一个人黄泉路上寂寞。”

    曲靖道:“不要胡言乱语,事情究竟怎么样还不清楚呢,不要无端生事。”

    唐玉道:“我的曲老先生,你就不要当烂好人了,那孙子不是东西,他爹能好到哪去?不如收拾了干净。”

    叶重道:“曲先生说的没错,很多事情并不是靠打打杀杀就能解决的,你不要总想着杀人,年纪轻轻戾气太重对你没有好处。怎么样天祈,你愿不愿意见他?”

    天祈心想林天峰的父亲既然要见自己摆明了是为林天峰的事而来,绝不会怀有什么好意,他敢作敢为又问心无愧,见就见他,有何惧哉?说道:“见就见,没什么大不了的,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

    叶重道:“就在城堡里,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天祈道:“那好呀,那你还不给我松绑?”一副踌躇满志的神气。

    叶重不着痕迹的笑了笑,心道:“好小子,确实是棵好苗子,现在就把派头摆出来了,不过可惜呀。”伸出右手食中二指对着天祈一指,手指一圈,轻轻一握。“缚仙流星锁”放出一片淡淡的金光,从天祈身上脱开了去,变作三尺长短,落在了叶重手里。

    天祈扭了扭身子,活动了几下筋骨,道:“这下轻松多了,走吧。”

    叶重转身率先走出密室门来,曲靖跟着,紧随着是叶芊儿,苏欣悦,唐玉,天祈和月灵走在最后。

    七人到了“烟雨楼”,饭菜已经备下,七人按宾主之位就坐。叶重道:“关了你们几天了,我也有些过意不去,都动筷吧。”

    天祈心中不忿,一脸的不屑,暗道:“虚情假意,把我们关起来强迫我还敢说过意不去,谁信呀,又没人逼你这样干。”

    唐玉怕天祈在言语无状的冲撞叶重,急忙笑呵呵的道:“吃饭,吃饭,都先别说了,这几天可没少受罪,来呀天祈。”

    月灵道:“给。”拿起天祈面前的筷子递在他手里。

    天祈见月灵面色红润,伤势已消,浅笑盈盈的,他心里的不痛快消了一半,对月灵微微一笑,开

    始动筷夹菜,一如既往的先给月灵夹。月灵也夹了一筷菜放在天祈碗里。

    唐玉瞧着二人轻轻撇了一下嘴,心想:“叶叔叔让你娶芊儿你不干,当着他面和月灵腻腻歪歪的,你这不是让他难堪吗?弄不好又要收拾咱俩,我怎么这么倒霉。”他心里这样想可不敢将话说出来故意触叶重的霉头,只怕没事也变成有事了,问道:“叶叔叔,那林天峰的父亲要见天祈只怕来者不善吧。”

    叶重道:“他究竟要如何我也不知,且等他到了以后再说吧。”

    唐玉道:“那他会不会对天祈不利,敢动手?”

    叶芊儿道:“不会的,这是在城堡里,谅他也不敢。”

    唐玉道:“那要是万一呢?叶叔叔,到时候你向着哪头?”

    叶重脸色微微一沉,道:“臭小子,你是套我话呢吧?”

    唐玉讪讪一笑,道:“没有,我就是随便问一问。”

    叶重道:“你们尽可放心,林远贤要是敢在城堡里闹事我绝不容他。”

    唐玉笑道:“那就好,我就知道叶叔叔最靠得住,肯定是我们这头的。”说着对天祈霎了霎眼睛。顿了一下,又道:“哎,林远贤是谁呀?”

    苏欣悦道:“你怎么这么笨,林远贤肯定是林天峰他爹了。”

    唐玉道:“你又聪明了,那万一是他孙子呢?”

    苏欣悦道:“林天峰才多大,怎么可能会有孙子?我看你是真蠢。”

    唐玉道:“我说是他孙子就是他孙子,你要是吃饱了外面凉快去,雪还没有化完呢。”

    苏欣悦怒道:“你怎么不去外面凉快?忘恩负义,你忘记这几天是谁给你送好吃的了?”说罢一怔,紧忙掩住了口,偷眼向叶重睨去。

    叶重道:“不用藏着掖着了,你和芊儿给他们偷就偷肉我都知道,堵住嘴也没用。”

    苏欣悦俏脸一扬,道:“我那不是偷,我那是拿,谁叫你饿他们来着。”

    叶重怎会像唐玉一样跟她争闹?道:“好好好,偷也好,拿也好,总之是吃到他们肚子里了。”

    苏欣悦找不到吵架的话茬,不再多说。

    唐玉幽幽叹道:“要是林远贤动手还好呢,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收拾他了,你说呢天祈?”

    天祈道:“看情况,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要是他不是一个坏人我倒不想跟他动手,没那个必要。”

    叶重道:“听听,多跟天祈学学,不要总是满脑子的打打杀杀,要懂得和为贵的道理。”

    唐玉“嘁”了一声,道:“和贵不贵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天祈还不是你女婿呢你就老向着他说话,我倒碍了事了。”

    天祈见唐玉又提此事,想怼他两句,只怕纠缠不清,话到嘴边又忍住了。叶芊儿听到“女婿”一

    词,脸泛红晕,偷瞧了天祈一眼,羞答答的一句话也不敢说,樱唇微动,慢慢嚼着食物。

    用过早饭,七人一起来到“裕华殿”,闲聊了一阵,君御克和肖广义走进殿来,叶重请他二人就坐。又过了一阵,一名兵卫来报:“启禀城主,‘甲武院’的人到了,正在殿外等候。”

    叶重道:“好,请他们进来吧。”这是叶重提前跟城堡门卫通知过的,是以“甲武院”的人不用等传便能进得城堡来。

    那兵卫退出殿去。

    过了片刻,上官铁树,燕春,司马军,赫连宏,林远贤以及林家的随从人员和“甲武院”的十四名教员一起走上殿来,向叶重长长作揖,恭声致礼。叶重向诸人谦和回话,便请诸人就坐。

    林远贤见殿中有两个少年在座,都是仪容堂堂,器宇不凡,猜想其中一人便是天祈,他也不虚荣客套,向叶重开门见山的道:“敢问城主,这两个小子哪一个是天祈?”

    叶重眉头微皱,心想:“这林远贤当真狂妄,竟是一点礼数都不顾。”还未及开口,便听唐玉道:“你少在这里小子长,小子短的,这不是你家,不要一点礼貌都没有,想必你就是林远贤了。”

    林远贤见唐玉对他直呼其名,语气极其不恭,他听赫连宏说天祈为人傲慢,不懂礼数,猜测唐玉便是天祈,说道:“看来你就是那个狂妄的小子了,知道我是谁吗?”

    唐玉轻蔑一笑,道:“我管你是谁,阿猫阿狗我见的多了,你这一只我却没见过。不过你好像……”

    他话还未说完,叶重道:“住嘴玉儿,不要没规矩。”

    唐玉为人粗中有细,他本想在顶撞林远贤几句,但听叶重发了话,他私下和叶重随意一点不要紧,但在人前却懂得维护叶重的威严,便不再多说。

    天祈道:“这位先生,只怕你是认错人了,我才是天祈。”他虽以“先生”相称,但言语间却是傲气隐见。

    赫连宏,燕春,上官铁树,司马军以及“甲武院”的众教员都目睹了天祈入魔时的恐怖情态,这时见他平复如初,依然是神采飞扬,气宇不凡,不由得都暗暗称奇,深信叶重说天祈是修炼了极厉害的功法才会表现出当日的狰狞形象。

    林远贤盯着天祈细细打量了一番,暗道:“好小子,处乱不惊,从容不迫,果然有点门道。”

    叶重道:“林家主,他就是天祈,如今你见也见到了,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林远贤未及说话,林天垣道:“量一个毛头小子有什么能耐杀死我三弟,一定是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你,敢不敢跟我打一场?”他见天祈只是一个少年孩子,心想他一定没有多大本事,有心欺他。

    林天垣的武功在林天峰之上,为人

    却是好大喜功,冲动易怒,不如林天峰那样有城府,是以他虽然是林远贤的长子,但却不如林天峰和林天禧那样更受林远贤器重,林远贤只当他是一介武夫。他深知父亲这次全是为了三弟的事情而来,便想在父亲面前好好露一露头脸,也好扬眉吐气。

    林远贤通过对天祈的观察,又听赫连宏所述,知道这小子绝不是善茬,怎肯让林天垣涉险,说道:“天垣,不要冲动。”

    林天垣道:“爹,就凭这小子绝不可能是天峰的对手,这中间一定有蹊跷,我要揭穿他。”

    “甲武院”的人也都猜到林远贤今日来到城堡见了天祈绝不会只是见见面,说两句话那么简单,要动手早已在他们的意料之中,这时听林家人挑衅,具是静观其变,一言不发。

    林远贤转念心想:“让天垣试试他也好,倒要看看这小子究竟有多少斤两。”对叶重道:“城主,天垣要讨教天祈的武功,不知城主意下如何?”

    叶重看向天祈道:“你看呢?”

    天祈心想:“这明摆着是来找茬的,好,我就接下了,一掌打服你,看你们还怎么嚣张。”说道:“没问题,既然这位兄弟想玩玩我就陪他玩玩。”

    林天垣吐了一口浓痰,道:“少跟老子称兄道弟,你还没这个资格。”

    天祈目光一冷,火起上窜。只听月灵道:“你算什么东西,我们很喜欢跟你做兄弟么?”

    天祈道:“月灵,不要跟你这种人吵架,别掉了身份。”就凭林天垣这傲慢的姿态,天祈已下定决心非将他打的爬不起来不行。

    叶重道:“天祈,你过来。”

    天祈起身走上前道:“什么事?”

    叶重道:“差不多就行了,不要下太重的手。”

    天祈点了一下头,道:“嗯,我心里有数。”转身走到厅中,对林天垣道:“还坐着干什么?起来接招吧。”

    林天垣起身离坐,手向门外一摆,十分倨傲的道:“请吧。”

    天祈道:“不用,在这里就行。”

    林天垣怔了一下,道:“那好,随你的便。”

    二人对向而立,屋里的人皆是目不转睛的瞧着二人。林天垣喝道:“看拳。”左手一摆,向前疾踏两步,右拳顶着天祈打来。

    天祈身子微侧,让开林天垣的拳路,左手伸出,点向他的腋下。林天垣中了个正着,急出左掌向天祈胸口袭来。天祈右手一格,挡住他掌势,手掌一翻便将他的掌力反击了回去,天祈再催真力,又发出一道掌力,两股掌力合并在一起威力大极,正中林天垣的胸口。

    “砰”的一声,林天垣闷叫一声:“啊——”,向后倒飞了出去,直摔出六七丈远,喷出一口鲜血来,低声哼叫,一时再爬不起身来。

    屋里

    的人除林家人以外都暗暗喝了一声彩,似天祈这等繁中有简,简中不凡,干净利落的身手在年轻一辈中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其高深的功力更是难得一见,实想不出是哪位高人门下竟调教出这等罕见的少年英才。

    唐玉高声笑道:“真是废物,有什么样的废物兄弟就有什么样的废物哥哥,哈哈,哈哈,废物一家亲呀,这个还不如那个呢。”

    唐玉的话其实有错,林天垣的功力固然不如天祈,但绝非像他说的那样不如林天峰。林天垣主要是败在了他太过轻敌,又想在林远贤面前显摆,急于求成,出招虽猛但却空当尽露,给了天祈可乘之机。

    再有一点就是天祈的魔族血脉每觉醒一次他的功力便增加几分,金仙血脉的加成也大上几分,此时天祈的功力相较于他和林天峰交手时又有了更大的提高。林天垣本来就不是他的对手,而天祈的功力现在又有所提升,林天垣便更加不敌了,天祈又不想跟他缠磨,出手简单有力,三招将他打败也是毫不为奇。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