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775章 他不是兽医啊

作者:夏染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王二郎就像是被人给揪住了头发一下,一下就跳了起来,也是将里面的妹妹给吓到了,妹妹抱着白猫,抖着自己的小身子,小嘴也是扁的十分的可怜。

    “许锦秀,你反了啊,你敢同我这么说话,还想要霸着我王家的东西。”

    王二郎伸出手指指着许锦秀的鼻子,“我警告你,你快些把那个方子给我,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方子不是我的,也不是王家的。”

    许锦秀还是那一句话。

    不是她的就不是他的,也不是什么王家的,不管王二郎怎么骂,怎么做,哪怕是打死她,她也不会将那些方子给别人。

    “你找死!”

    王二郎直接就一脚踢了过去,也是踢在了许锦秀的肚子上面。

    “娘……”

    妹妹从电上跳了下来,也是向着许锦秀跑了过去。

    而王二郎现在的气都是眼红了,哪还管向自己跑来的是谁,哪怕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在他的眼中,也不过就是一个赔钱货罢了。

    他突然向妹妹伸出了手,也是将妹妹拎到了空中,更是将许锦秀给吓的肝胆惧裂。

    “方子你说不说,你要是再不说,我就摔死这个赔钱货。”

    许锦秀颤抖着双手,真的吓坏了。

    妹妹,妹妹,她的女儿。

    而王二郎扭曲着一张脸,也是在空中用力的甩着妹妹,妹妹被吓的哇哇大哭着。

    不得不说,王二郎最是无耻之处,都是用在了自己妻儿的身上,而为了得到自己可以得到的,不但可以六亲不认,更甚至还是猪狗不如。

    就在此时,突然的,一道白影飞了过来,王二郎感觉自己的脸上一个剧疼,手也是不由的松开,许锦秀这才是上前抱住了女儿,也是紧紧的抱着了女儿,向着墙角跑去。

    “喵……”

    而她一抬怼,就看到站在桌上的白猫,此时白猫身上的毛都是立了起来,就连一双猫眼睛也都是从青兰色,面变成了冰青色。

    王二郎的在摸着自己的脸,他拿下了手,却是发现自己的手上沾满了血。

    “你这个畜牲,竟然敢伤我。々

    王二郎在自己的身上摸了半天,这才是摸出了身上的柴刀。

    这把柴刀他平日可不是用来防身的,而是用来切自己手指的,就是目前,他的命还算是好,还没有输到非切了手指不可。

    “喵……”

    白猫伸出自己的尖利的爪子,也是向王二郎冲了过去。

    嘶的一声,王二郎的手背上面,再是被猫抓出了一道血痕,而他一吃疼,就连整张脸也都是扭曲了起来。

    “你这只小畜牲,老子今天非要杀了你不可?”

    王二郎习惯偷鸡摸狗了,对付人可能不行,可是对付这些猫猫狗狗,到也是有些手段的。

    就听到一道凄厉的猫叫声。

    白猫的背上也是被血给染红了。

    白梅的身体剧疼了起来,也是向外面跑去。

    “老子今天不杀了你,老子便不叫王二郎!”王二郎身上受了两处伤,他这可不是白受的,不过就是让这只猫挨了一刀,那怎么可能够?

    他拿着柴刀走了出去,就要去猫报仇,结果这一出去,却是发现那猫却是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了?

    “晦气!”他对着地唾了一口唾沫,刚是要回去,结果就想起,自己好像同那位刘掌柜约的时间快要到了,都是怪那只蠢猫。

    王二郎在心里再是骂了一句,浪费他的时间,害他差一些便是误了正事。

    他现在只是顾着拿银子,哪不管其它的。急匆匆的便去找那位刘掌柜,心中想着的都是银子,其它的早就丢一边去了。

    “娘,猫猫没事吧?”

    妹妹抬头问着锦娘。

    “放心吧,猫没事的。”

    锦娘安慰着女儿,“猫儿有九条命的,它不会有事的。”

    而她嘴里虽是这样说的,可是心中却不由的有了一些难受,王二郎那一刀也不知道伤到了那只猫那里,怕是那猫也是凶多吉少的。

    而她,对不起那只猫,跟她扯上关系的人没有一个好的,现在就连一只猫也是。

    烙衡虑突然放下手中的拿着的书,他眯起黑眸,因为闻到了一种不寻常的血腥味。

    “喵……”

    妙妙从外面跑了进来,身体也是摇摇晃晃的,背部的白毛上面也都是沾了不少的血。

    烙衡虑连忙的过去,也是抱起了妙妙,就见妙妙的背上被深深划伤了一刀,而血就是从伤口处流出来的。

    “来人!”他对着外面沉声的喊了一句。

    “派人去找大夫。”

    不久之后一个老大夫连忙的过来了这里,而他还是第一次进这样的贵宅之内,都是传言,这里所住是可是京中贵人所住之地,好似也是皇亲。这若是皇亲真的病了,他这么一点的医术还怎么去治,这万一要是治不好的话,不就是要掉脑袋的大事。

    所以刚是一到了这府里,他头上的冷汗就没有断过。

    “你热吗?”

    长青问着老大夫,“如此的春风清凉,你到热出了一身的汗?”

    老大夫苦笑,“公子说笑了,小老二这哪是热,小老儿明明就是怕的。”

    “你放心,”长青安慰着他,“我家的公子又不是老虎,不会吃人的。”

    而长青虽然这样说,可是之于老大夫而言,他还是怕了,他怎么可能不怕,这要是真不怕,那么就成了神仙了。

    凡夫俗子的,遇到了这样的大人物,定然也都是又敬又怕的。

    而当老大夫进去了之后,便看到了一名年轻的男子,通身的贵气,面容清如冷月,气度悄卓然不群,甚至他就连直视也都是不敢。

    “快去。”

    长青催着老大夫。

    若不是墨飞回师门去了,也不至于让他去抓个大夫去,也不知道抓了个什么大夫,可是不管是什么大夫,这刀伤总应该是会治的吧。

    老大夫连忙的上前,想要从自己的药箱里拿出药枕,结果一个白团子便是放在了他的面前。

    “这是……”

    老大还有些傻眼的。

    “帮它治。”

    烙衡虑轻抚着妙妙的小脑袋,妙妙委屈的叫了一声,也是不敢动,小小的身体也是不时的瑟缩着,可能也是很疼,一直都是要主人摸它的小脑袋,不然的话,它就喵的叫个不停。

    老大夫愣了一下,真心的想哭。

    他不是兽医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