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533章 不明不白

作者:锦公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陆瑶扶着赵绾坐下,笑道:“我们两个若真要这么客气下去,今日可就要这么耗着了。”

    赵绾抬头,一双眸看着陆瑶,过了会儿才开口:“皇嫂,我今日是有事相求!”

    “六妹妹太客气了,若我能帮的上忙,自然是无二话的。”陆瑶眸子蓄着笑意。

    赵绾极爱面子,若不是遇到棘手的事,估应该也不会找她。

    上次宫变之后,皇上对赵绾心中歉疚,赏赐了赵绾不少东西。

    若是一般的事,赵绾直接求皇上,皇上自然不会不答应。

    不求皇上,反而求她,只怕是不想或者是不能让皇上知道。

    “我本以为在宫外行事会比宫里方便,说来惭愧,我如今在公主府早上用了什么膳,不消一刻钟便能传到你三哥耳中!”赵绾嘴角勾着笑,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嘲讽。

    陆瑶倒是没想到赵绾如此直白,一句话把她和三哥的处境表达的清楚。

    陆瑶笑容有些干:“我三哥和露浓之间的事我不清楚,作为妹妹我也不好袒护,但我知道三哥心里是在乎你的,不然他也不会派人注意你的一切!”

    上次宫变时,若不是赵绾护着曾家,把身边的人都派去保护曾家,赵穆绝对没有可能抓到她。

    三哥大概也是因此,才格外的上心了些。

    赵绾摇了摇头,面容没什么波澜,但语气夹杂着淡淡的愁绪:“在乎?也许吧,我如今进宫,父皇十句话有一半是在夸他,要我如何收敛脾气,如何贤惠大度,连我母妃知道他的那些事,竟也是劝我不要闹,怪不得人总说,公主的尊贵只是表面上的……”

    其实,在父皇的众多公主里,她是最好的了,食邑最多,封地最大,不用去和亲……

    嫁的驸马也最争气,她当初不就是希望表哥也成为这样的权臣吗?

    除了驸马不是表哥之外,她所有的愿望其实都成真了。

    赵绾说到这里不由低低笑起来:“你别嫌我烦,你也知道我没有交心的姐妹,今日看到你难免话多了些!”

    “怎么会,过去的事不论如何都已经过去,如今我们是一家人,六妹妹若有烦心事,尽管向我倾诉便是!”陆瑶拍拍赵绾的手。

    她的手有些冰凉,如今握她的手才发觉,竟是比她还要瘦些。

    当年七公主陷害魏荣那件事,赵绾明知道却没有阻止,虽然最后派了小丫鬟告诉她,却仍没办法让她和阿荣谅解。

    年纪小的时候看很多事情完全凭自己的喜好,可上次宫变,她才真真正正明白了她当时的选择。

    有时候有些事,真的是身处到那个位置才能真正明白。

    她理解阿荣到现在仍觉得赵绾当时是非不分,不能对赵绾释怀的怨气,也同样理解了赵绾当时的选择。

    她所有的荣宠都来自皇上,自然不能在皇上面前揭露自家姐妹,置身事外也是自保。

    小时不用争抢,安然享受着父母宠爱的她们自然不能理解。

    赵绾其实并不习惯与人如此亲近,被陆瑶握住手,手指微微抖了下,不过,并未收回。

    她知道,陆瑶是好意。

    在宫中长大,习惯了防备,习惯了给自己戴上一层面具,即便陆瑶曾是她的伴读。

    赵绾冲陆瑶道:“其实我今日要说的事只怕是有些麻烦,但我只能找你!”过了一瞬才再次开口:“皇嫂,我想让你帮我查我表哥的死!”

    “曾江?”陆瑶尽力抑制自己的情绪。

    曾江的死因她不确定,但记得那日三哥和赵恒似乎起了争执,还很激烈。

    她猜,曾江的死大概和三哥有关。

    赵绾看着陆瑶的眼睛:“舅舅前几日告诉我说我表哥的死和崔家,和景王都没有关系,我只是不想他死的不明不白。”

    “他以前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护着我母妃,护着我,从未为自己活过,如今我能为他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陆瑶:……

    她有种不好的预感,赵绾像是知道了什么。

    陆瑶指尖微微颤了颤,赵绾抬手端起面前的茶喝了一口。

    陆瑶也端起自己面前的捏在指尖,惯性的凑到嘴边抿了下:“好,我会让人查,等有消息告诉你!”

    赵绾既然已经开始查这事,与其让别人把真相告诉她,倒不如让她来查。

    赵绾弯唇笑了笑:“其实,从小到大,我最羡慕的就是你,因为你所拥有的是我无论怎么算计,怎么争都得不到的,皇家的兄弟姐妹那么多,却没有一个可以交心的,皇嫂,你今日这份情,赵绾记下了!”

    赵绾起身,朝陆瑶福了福身,陆瑶不好再拦,只能受了她这一礼。

    “我今日从府里出来时特意带了几样你小时爱吃的,已经送到了厨房,难得出来一趟,今日你我便在这里用膳吧!”既然陆瑶已经答应,赵绾也不再提,很快岔开了话题。

    “那今日我有口福了!”陆瑶笑道:“说起来,我们也许多年不曾在一起用膳了。”

    小时在宫中做伴读时倒是偶尔会和她一起用膳。

    “可不是,我记得你那时换后面的牙齿,嚼不得硬东西,偏那时徐贵妃趁先生课间休息派人送了糯米糕,你当着宫人面不好拒绝,咬了一口,沾掉了牙齿,流了血,平宁侯那日正巧陪着父皇一起过来检查我们的功课,吓的抱着你直往太医院跑……”赵绾提起当年的事表情说不出的羡慕。

    她印象里,父皇好像从未抱过她,或许在她年幼时抱过,只是她不记得,像她换牙这样的小事大概更不会在意。

    赵绾这么一说,陆瑶也想起来了,接过话道:“我爹爹就是那样,但凡我受点伤,就什么都顾不得了,只是他腿受了伤……”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像以前那样奔跑。

    “平宁侯的伤怎么样了?”赵绾问道。

    “别的伤都养的差不多了,就是腿上的伤恢复的要慢些,太医说要养些时日。”

    陆瑶前两日回了陆府,爹爹腿现在走路还不利索,太医说要慢慢锻炼,能不能恢复到以前就全看意志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