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未解之谜

作者:山鹰寂寞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三年前的一个夜里,我钻被窝刚要入睡,几年没用的q.q居然响了一声,手机亮了,来个信息。</p>

    我拿起一看,对方是一个美少女头像,发了个“好呀”。</p>

    正想删了,睡旁边的媳妇儿一把抢过手机:“你啥时候又登q.q了?和女人撩.骚了对不对?”</p>

    我皱眉“啧”了一声:“哪有的事?”</p>

    可能表情略有紧张,女人遇到这事,智商往往瞬间暴涨,个个都是福尔摩斯,媳妇儿哼哼冷笑:“最好别跟我耍滑头,让我逮住,有你好果子吃!”</p>

    说完这些,她手机上回了句:“你是?”</p>

    对方回了个“哼”的表情包,外加一句:“没良心的!”</p>

    把我吓的,全身毛孔炸开,媳妇儿一脸杀气升腾,好像怕惊走了偷.情狗男女,屏住喘出的粗气,想了又想,发了个大笑表情:“你终于回话了!太开森了,不过我忘记是哪天约的你开房了。”</p>

    这眼看是要聊出事啊,我慌张的去抢手机,媳妇儿迅速躲开,瞪眼问我:“心里没鬼你怕什么?”</p>

    我脑中迅速过滤了所有的前女友和暧昧对象,确信近期并无出格言行,也确实几年没用q.q,心稍稍安定了些:“谁怕了?你别用我手机瞎鸡脖聊!”</p>

    她懒得理我,死死盯着手机屏幕…我故作镇定的躺下假睡,许久许久,对面像死了一样再没动静。</p>

    媳妇儿也怕万一是哪个客户,威胁我几句不许删除对方好友后,躺被窝翻了几十个身,也睡了。</p>

    夜里我醒了一万次,生怕这是哪个恶作剧的整出妖蛾子,谢天谢地祖宗显灵,一夜平安无事。</p>

    早上到了公司,再四的偷着朝窗外看了又看,确定没有被媳妇儿跟踪,打开q.q,不客气的问了句:“你谁呀?半夜三更搞什么鬼?”</p>

    卧槽秒回:“哈哈!昨夜是你媳妇儿回的信息吧?我隔着屏幕都闻到杀气了!”</p>

    “别废话!你谁?”</p>

    “你真忘了?八年前你发信息让我做你女朋友?忘了?”</p>

    我强压一口老血:“回个信息特么要八年吗?”</p>

    对方发了个委屈表情:“这不刚离婚嘛,想看看当初追我的谁还单着。”</p>

    我顿时雷的外焦里嫩:“八年啊,姐!谁那么衰八年还没结婚?”</p>

    “那可不一定,再说,兴许你也离婚了呢?”</p>

    我已懒得跟她废话,于是委婉结束话题:“好了好了,到此为止,讲真,那时候我怕娶不上媳妇儿,是走哪都加附近的人,也表白过老老少少一大群,我甚至都记不得你是哪位,你再去别人那里碰碰运气吧!”</p>

    对方没有回应,应该是识趣了。我如释重负逐条删了刚刚的聊天记录,啪的点着一支利群,深吸一口,嘘出长长一条烟柱摇晃在老板椅上。</p>

    正当我以为事情完结,信息又响了,猛起身拿起一看:“呵呵,没想到屠狗辈也是负心人,既然这么说,我也懒得纠缠你,但你的儿子我养了八年,这帐怎么算?”</p>

    诈骗!典型的诈骗!这完全符合了骗子所有特征,我真呵呵了,哆嗦着手回道:“八年前我的x生活屈指可数,儿子?哈哈哈,要多少钱?说吧!我保证一分不给!”</p>

    “你先别跟我说这些,自己想,夜总会里,你都干过哪些事?”</p>

    我细想一下,以前确实被朋友在夜总会里害过几次,但都穿了雨衣呀,正想揶揄她几句,信息又来了:“别以为套.套都没有破的!不是你这破孩子被验出来有鬼,能害我离婚?自己看看跟你像不像吧?”</p>

    一张图片过来,一看,真跟我有是像,有鼻子有眼的,有点慌了。</p>

    她持续发着信息:“有良心就来看看我,这些年我过的都是啥日子!不过你放心,孩子只是想见见他爸跟他睡一夜,要不是想满足他,你以为我会找你?呸!我长的这么美家伙。”</p>

    一张美少妇照片发了过来,瓜子脸,黑长直秀发网红脸,嫩的能掐出水水,美!是真美!</p>

    背景是个豪宅内景,正在猜测应该不是骗钱的,她一个信息打消了我的疑虑:“钱?你应该没有我多,别这么肮脏,人家是寂寞了才想起你的,地址xxxxxxxxxx,爱来不来!”</p>

    竟然是杭城有名的别墅区,富婆!那里我是搜过附近的人逐一打了招呼。</p>

    仙人跳也是不可能的,我有聊天记录,对薄公堂有图有真相,不怕!</p>

    想到这,我迅速截屏聊天记录,存进电脑相册另建文档加了密,问了句:“哪天见面?…”</p>

    美色不美色我并没放在心上,主要是想去她家把事情搞清楚…约好第二天上午去她家见面并警告夜里不要发信息后,我删了聊天记录。</p>

    第二天,驱车直奔那个别墅区,可能车还不错,门卫竟然没拦,还敬了个礼,找到那家后,想了又想,还是按了门铃。</p>

    门开了,一个少妇穿着真丝睡袍开了门,睡眼惺忪的,淡淡说了句:“你来了。”就往屋里走。</p>

    虽然素颜比照片差了不少,但也足够漂亮,身材也不错,风姿绰约的,关键是看我像老铁一样,毫无陌生感!</p>

    难道我曾经真的和她有一腿?我有点懵,但还是换了拖鞋进了房间。</p>

    客厅很大,欧式装修极尽奢华,古典家具无不散发着有钱人的气息,我一时竟有点手足无措。</p>

    少妇招呼我坐在真皮沙发上,把一盘水果往我面前推了推示意我吃,然后坐在我对面,双手托腮风情万种看着我。</p>

    我努力从她俩半球上移开目光,剥了个葡萄吃,发现没有垃圾桶,只得假装扭身又把皮捂嘴里吃了,问她:“儿子…不,你儿子呢?”</p>

    少妇笑了笑:“八年了,你除了秃了点,都还没变。”</p>

    我狐疑的问:“你真认识我?”</p>

    她幽幽叹了口气:“唉,我要是早点看见qq信息…其实,我那时真的喜欢你……”</p>

    气氛瞬间变得暧昧起来,真相不言而喻,这就是一个少妇寂寞难耐…想约个.泡…</p>

    但我是个有家的人啊,我得衿持点,低头拢拢头发没有言语,正压抑着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少妇剥了个桔子,起身走到我面前,蹲下往我嘴里送。</p>

    我下意识后仰脑袋,接过桔子吃了,正酸的缩脖闭眼,门外突然传来开门声!</p>

    少妇大惊失色:“我爸来了!一会听我指挥!”</p>

    我吓得赶紧起身,门外走来一个四五十岁长相威严的中年人,看见我皱眉问:“他是谁?”</p>

    少妇一边扶住他一边说:“爸,这是刚叫来的小时工,这房子有段时间没打扫了。”</p>

    中年人自顾自倒了杯茶,撅嘴呼呼吹着浮沫吩咐我:“那就快点干活吧,厨房,卫生间重点打扫下!”</p>

    我正等少妇想办法让我走,她却使了个眼色:“快去呀,抹布在厨房里。”</p>

    卧了个大槽,约.泡变成了干活,正在不甘,中年人眉头一皱:“愣着干啥?”</p>

    好吧,抹布拖把一起上,灶台马桶阳台浴缸窗户擦了个遍,自家干活也没这么认真,受不鸟的是,他家的地居然要我趴在地上用抹布一点一点擦!整整三层楼,差点累死了爷!裤衩子都湿透了。</p>

    好容易验收完毕,太阳都落山了,拎着一塑料袋擦腚纸和女性生理期的垃圾走出房门,心里正在骂,少妇追了出来,往我手里塞了六百块钱,我赌气不要,她紧张的握住我手小声说:“我没想到我爸会来,家教严,理解一下,相信我真不是诓你掰棒子的,明天上午,你…你再来一次…”</p>

    竟然有一丝娇羞的妩媚红飞上了她嫩挫挫的脸颊,说完这些她扭身就跑了…</p>

    我捶着老腰回到车上,想想也是,这么大个别墅,怎么会骗人来搞卫生,况且还给了六百块钱,绝对是我想歪了!</p>

    我决定明天再来一趟,卫生都搞完了,总不至于再搞一次卫生吧?yp不yp那都不重要,主要是儿子的事还没弄清楚。</p>

    第二天上午,我再次驱车来到别墅区,敲开门,火速进了客厅,这次不能再拖延时间了,我一把抓住少妇的双肩:“儿子呢?我想看看他!”</p>

    少妇趁势一头靠在我胸膛上:“他在学校,明天才回家呢,你真猴急…”</p>

    我艰难的吞下一口唾沫,心说这能不急吗?正努力抵御着少妇浑身散发的体香,门外又特么有人开门!</p>

    一对苦命的鸳鸯又散开了,开门的仍旧是那中年人,他诧异的看着我问:“怎么又是你?”</p>

    扭身问他女儿:“今天搬家你又请的是他?”</p>

    少妇神色沮丧:“爸,我不想搬你那住。”</p>

    中年人给了她一个摸头杀:“闺女啊,你一个人住这,爸不放心啊,听话,人都叫来了,搬吧。”</p>

    说完扭头吩咐我:“除了大件的家具,其它东西都搬我车上来。”</p>

    纳尼?要我搬家?正在愤怒,少妇委屈的看我一眼道:“我和你一起搬吧。”</p>

    事已至此,还能咋办?搬吧…</p>

    东西是真多,光鞋子就几十百把盒子,特么驴子四条腿么穿那么多鞋子?衣服、化妆品、棉被、试衣镜等等等等,奇葩的是连化妆台都让我驼出来了,你娘家那么穷连化妆台都没有么?</p>

    加长加高的金杯车,装的满满的,到那边居然还得卸货!</p>

    说来你不信,那边是老式筒子楼,电梯都没有,全靠我搂着端着驼着爬七楼,两腿酸的扯都扯不动,湿身严重,隔着衬衣都能看到自己的心跳在撞击着衬衫,估计要做心电图,仪器都能爆了…</p>

    上上下下不知多少趟,坐楼梯休息的时候,她娘过意不去,还烧了红糖煮鸡蛋端我吃,喘气都来不及,吃尼麻痹啊我吃,当时啥都不想,就想死……</p>

    最后一趟搬完,我用手头子刮了又刮额头不停涌出的汗,想想不能白白吃亏,向少妇伸出了手,她赶紧又奉上了六百块钱。</p>

    我紧紧攥着这来之不易的血汗钱,心如死灰下了楼。</p>

    少妇咚咚咚又追了下来,瞅瞅左右无人,拽拽我的衣袖愧疚的说:“对不起啊,我真不想搬的,我爸说离婚了住那里精神会出问题,光靠吃药不行的。”</p>

    纳尼?你特么有精神病?这是上了一个傻子的当了!这可是杀人都不犯法的人呀!我恐惧的忘了双腿麻木,赶紧跑了…</p>

    半夜正在熟睡,她又发了个信息:“对不起啊…你是个好人…明天我爸妈不在…”</p>

    后面不想回忆了,只记得我痛痛快快向媳妇儿交待了这个精神病以儿子为幌,骗我去干活的始末…</p>

    媳妇儿不信,说既然相召必定有活,硬逼我去那家,她要看看到底分配的是床上工作还是真干活,得亏看见我高中六十多岁的语文老师浑身湿透从那家出来,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也是不怀疑自己的生育能力想看看儿子,结果掏马桶掏吐了…嗷嗷的…</p>

    真相如何,老师听了我的遭遇也不愿分析,说了句“我们都被耍了”就掩面而去…</p>

    那阵子,我的嘴都被媳妇儿撕烂了,逼我交待到底有多少个前女友,打到半夜打出了十六个,后来怕我破了吉尼斯记录不敢问了…</p>

    嘴肿了不能喝汤,歪着脑袋喝,媳妇儿看着不得劲,说你还不服气是咋地?,吃着吃着就是几筷子,吓得我一边喝汤一边还得提防着她……</p>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红甘泉小说网:www.hgq26.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