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昨夜风尘昨夜雨,喜鹊报晓故人来

作者:半片柠檬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林媚娩将冥山修筑层层高墙,外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当然她也没想出去过。

    上管紫苏站在墙围下,啧啧摇头,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造了这个有什么用?防贼吗?”

    林媚娩瞪了她一眼道:“自我安慰。”

    上管紫苏双手抱胸,看着身边的人道:“真的要在这乱葬岗在一辈子?”

    林媚娩不语,转身去书房。那是这几日从各地搜集过来的医学古籍。

    上管紫苏见她不理,也跟了上去,道:“尊主,我觉得魔界你还没去过,不如不魔界看看吧,就当散心了。”

    林媚娩一甩衣袖,离她远一些,道:“不去。”

    上管紫苏自是不在意林媚娩那张臭脸,依旧自顾自说道:“尊主,别每次都这么快拒绝吗,这样我会很伤心的。”

    林媚娩的耳朵动了动,停下脚步,上管紫苏也停下,问道:“尊主可是听到什么声音了?”

    林媚娩的眼角带着点点笑意,道:“方才听见喜鹊在冥山叫了三声,应该有什么好事吧。”

    上管紫苏道:“当然有好事了,有我在你身边嘛,不算好事么?”转而又道:“尊主的法力更上一层楼了,整个冥山都在尊主的掌控之内了。”

    林媚娩道:“别贫嘴了,变异人可查到都有什么共同点?”

    上管紫苏摇摇头,不解道:“尊主不是该查的都查了么,现在天上的人也在查并且实施治疗,不用我们出手了。”

    林媚娩道:“你给他的方法需要太多血液,人间哪有那么多死人等他们。”

    上管紫苏道:“依尊主的意思,这注定会失败。”

    林媚娩回到书房继续翻阅,上管紫苏坐在她对面,道:“那京城岂不是要血流成河?”

    林媚娩的眼睛移开书籍,挑眉道:“怎么,你也开始担心人间了?”

    上管紫苏道:“这不是因为你担心你娘吗,我可不管他怎么折腾,但是都不能伤害到你娘不是。”

    林媚娩道:“换血之法真的是你魔界才有的?”

    上管紫苏笑道,眼底的痛意一闪而过,道:“那是自然,我何时骗过人。”蹭到林媚娩面前鼻尖离鼻尖一指的距离,道:“又何时骗过你。”

    空气间散发着诡异的暧昧,连气温都上升了几度,林媚娩很不适应,脸色微红,故意咳嗽一声,拉开两人的距离,道:“我自是相信你的,不过天上的那些上仙不一定,一旦换血失败这笔账势必算在你的头上,你就是有理也讲不清了,当时会派众仙围剿你的。”

    上管紫苏不由哈哈大笑,道:“尊主忘了么,你是为何当上南笙上仙的,还不是靠着你是我的死敌,只有你才会打败我。”

    林媚娩想想倒也是如此,帝仙的封赏,云墨的拜师,哪一件不是为了这件事,最后去落得这样的下场,摇头笑道:“看来还是帝仙他们在这件事上吃了大亏。”

    上管紫苏心道:“他们真的吃亏了吗?不见得吧。”看着专心致志的看医术,上管紫苏不忍心打扰,蹑手蹑脚的退出房间,轻轻地关上门,转身走向厨房,亲手为她做桂花糕。

    云墨带着云雪苡沫二人一路闲逛,一会看看街道两旁的建筑,一会看看山间的野花,明明到冥山一个时辰的路程,硬生生的走了两个时辰才到达冥山。看着七尺高的围墙,心中甚是不解。

    苡沫摸摸下巴,道:“多年不见,无茗咋这么幼稚呢,脑袋长土里了。”

    云雪忍不住“扑哧”一笑,有看一眼云墨,收回笑意,道:“以前你也是背后这样谈论她吗?”

    苡沫颔首道:“才不是呢,以前我都是当着她的面撒泼打诨的,我们可是生死之交。”随之又觉得没必要跟他们说这些,又道:“哎呀,不说这个了,跟你们说了也是不懂。”

    云雪刚要反驳,见苡沫凑到云墨面前道:“上仙为何不进去,看上去也没设结界啊。”

    云墨道:“我就在这里等你们吧。”

    苡沫惊讶道:“怎么,上仙不进去么?是因为无茗,你不知道,在你还没出现在她的世界里的时候,她就常跟我说有个男子每晚给她讲人生道理。”

    云墨一时间有些恍惚,道:“她曾经提到过我?”

    苡沫点点头道:“是啊,经常提的。”不过每次脸色黑的像锅底一样。

    云墨望了眼高墙,摇摇头道:“不了,我在这里等你们。”

    云雪想说些什么,忍住了,他们的事本就不便外人说些什么,便带着苡沫飞跃高墙。

    墙的另一边,上管紫苏早早地守在哪里,双手抱胸靠着墙壁看热闹似的看着飞来的两人,苡沫变成人形第一次飞,重心不稳,双脚刚要落地就摔了下来,云雪也跟着摔了下来。

    云雪二人自然没看见还有一个人。

    云雪抱怨道:“你怎么回事啊,飞个墙都能摔一跤,变成兔子不行么。摔得屁股疼死了。”

    苡沫本来有些对不住云雪,听到云雪的话,心中的小火苗顿时蹭蹭往上涨,喊道:“你以为我愿意啊,我屁股还疼呢,你的法力不行怪我喽。”

    云雪立即在地上跳起来,不顾身上的灰尘道:“我法力不行,不怪你怪谁,谁让你吃的太多了,胖的跟猪一样。”

    苡沫也跳起来,道:“谁胖的跟猪了,说谁呢,我吃你家胡萝卜了,喝你家水了。”

    墙外听到争吵声云墨不由摇头扶额。

    云雪刚要说吃的喝的哪样不是落云殿的时候,上管紫苏道:“你们是拿我当空气吗?”

    云雪二人立即噤声,眼神齐刷刷的看向上管紫苏,云墨则皱眉,眼中机警,双手不由伸向腰间。

    苡沫眯着眼,问道:“你是谁?无茗呢?”

    上管紫苏看了一眼他们二人,挑眉道:“一个仙子,一只兔子,有趣有趣。”似乎又想到什么,又道:“刚才听声音是云墨上仙,想来两位和云墨的渊源颇深啊,会亲自送你们来冥山。”

    苡沫道:“无茗呢?”

    上管紫苏撩起胸前一缕调皮的秀发道:“你知道无茗?”

    苡沫眯着眼,道:“说不说?”

    上管紫苏笑道:“干什么火气这般大,是要烧了乱葬岗吗,你要找她,诺,一直向前走便是。”

    云雪疑惑,她怎么会知道师兄的名讳,又出现在冥山,难道这女子认识林媚娩?苡沫看着上管紫苏,直觉告诉她不能相信眼前这个女人,便道:“你是谁?”

    苡沫记得无茗是不喜欢和别人距离太近的,眼前的人,似乎知道无茗在什么地方,但是不好惹的样子。

    云雪道:“看来阁下再次等候多时了。”

    ( =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