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409章 不在乎她的话

作者:程吉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就是为了孩子着想,臣妾才是决定带发修行,等到孩子长大一些,臣妾就准备落发出家。”苏子画挣开了崇政夜华的手,再次跪在了菩萨面前。

    “朕说了,不允许,”既然苏子画自称臣妾,就还是承认她是自己的女人,既然她承认,那么他又怎么可能放她离开。

    而且这不是离家出走,也不是闹着玩的,而是去出家,一旦允诺,便是万劫不复。

    崇政夜华手有些打颤,可是眼神有种无与伦比的坚定,“画儿,求你,不要这样的固执好不好,”崇政夜华居然跟着苏子画跪着前面的菩萨,“菩萨作证,只要画儿你能回头……”

    “住口!”

    苏子画果断的打断了崇政夜华的话,高声的喊道,“还请皇上不要污了菩萨的耳朵,菩萨喜净,皇上还是谨言慎行的好。”

    她对着菩萨再拜一下,“即便是皇上真的要阻止,只怕是也只能留住臣妾的人,臣妾的心是属于庵堂的。”

    苏子画突然的转变,让崇政夜华直接不能接受。

    但是看到苏子画的怒气,他也总算知道了刚才的苏子画一直是在隐忍。

    在之前,是他骗她灭了不丹,花千泪对她有救命之恩,即便是后来得花千泪对苏子画做了很多坏事,但是恩人始终是恩人,看到恩人被自己的爱人灭掉了国,她的心里终究还是有些难受的。

    而之后,就是因为崇政夜华的这场欺骗,让北冥国的两个城池的百姓遭到了灭顶之灾,诚然,是崇政夜华没有想到冷元拓这般的凶残,直接将百姓杀了泄恨,但是“没想到”就不能成为失败的理由,苏子画看到的只是结果。

    正是因为苏子画知道了百姓的事情,才会匆匆的赶回了北冥国,就是为了能阻拦冷元拓,而自己当时,却是在不丹国的皇宫里,想着怎么对付花千泪的余党。

    他不是一个好皇帝,更不是一个好丈夫,为了北冥国的安危,苏子画频繁的动了胎气,差点就保不住孩子,而他呢,根本就没有关心过。

    难怪现在苏子画心死,要出家了。

    “画儿,我知道是我做的不够好,忽略了你的感受,”等着苏子画的气消了一些,崇政夜华终于找到了跟苏子画说话的机会,带着苏子画出来庵堂,崇政夜华才缓缓的说道,“画儿,我知道你恨我,我现在真诚的给你道歉,请你原谅我。”

    “皇上真是言重了,臣妾何德何能,”苏子画冷笑了一声,看着远方的太阳,“如今夏商新皇登基,皇上还是不要在臣妾这里浪费时间了,好好的去处理政事吧。”

    崇政夜华拉住苏子画的手,刚想去保住苏子画。

    不料,苏子画轻轻的闪开,“皇上,臣妾已经说清楚,现在臣妾已经是出家人,还请皇上尊重臣妾。”

    苏子画用力的抽回了自己的手,对着崇政夜华念了一声的佛号。

    崇政夜华一时错愕,立马震怒,“画儿,朕说了,朕不同意你出家,”崇政夜华不敢置信的看着苏子画,他一直以为是苏子画在跟他生气,但是现在看来苏子画是铁了心了,“画儿,朕不允许,若是你执意出家的话,朕就拆了这个聚仙庵。”

    “皇上以为,拆了聚仙庵,天下就没有寺庙了吗,臣妾心已经死了,还请皇上放过臣妾。”

    “你说你的心死了,为何还自称臣妾,为何要说夏商国的事情,你明明就是担心朕,想要帮助朕,画儿,你还爱着我,不是吗,画儿,你为什么就不敢承认呢?”崇政夜华捂着胸口,看着苏子画的时候,眼神中有一种无奈跟痛惜。

    苏子画淡淡的一笑,转身伸出自己的手,双手合十立起来放在自己的胸前,对着崇政夜华鞠一躬说道,“皇上,贫尼有礼,皇上若是没有事情的话,贫尼还要打坐念经,皇上请便。”

    “站住,”崇政夜华一看苏子画要进去,立马拉住了苏子画,“好,画儿,咱们都冷静一下,我求你了,不要这样冲动好吗?”

    崇政夜华知道,刚才的话,不过是苏子画的一时冲动,而且苏子画虽然在寺庙之中这么长的时间,但是崇政夜华知道,苏子画一直在安心养胎,哪里真的看过什么佛学,现在说出要出家的事情,不过就是要自己心急。

    但是崇政夜华是真的心急了,不是因为苏子画要出家,而是苏子画刚才的话,真的让崇政夜华心疼了,苏子画即便是真的生气了,依然不忘记提醒他国家大事,这个北冥,是他跟苏子画的心血,是他们在夏商跟不丹的手里夺回来的,苏子画不想北冥被任何人摧残。

    当初崇政夜华痴傻,苏子画一个人支撑北冥,早就将北冥看成了自己的孩子,所以,没有人能理解苏子画这种对北冥的感情,但是崇政夜华理解。

    苏子画给了崇政夜华一个白眼,“皇上真是说笑了,贫尼乃是出家人,一直静以修身,如何不冷静,”

    她很是平淡,像是刚跟崇政夜华认识一样,敬而远之。

    崇政夜华有些害怕这种疏离,他不能失去苏子画,只是苏子画现在在气头之上,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于是无奈之下,崇政夜华只好挡住了门,将佛堂的门关上,“现在不是当着佛家的面,我可以说几句话了吧。”

    苏子画冷哼了一声,居然直接瞪着崇政夜华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出家吗?”

    “为什么?”崇政夜华还是白痴的问道。

    苏子画指了指身后的门,继续说道,“皇上,你做事之前,只会考虑这件事会给你带来多少的利益,不会考虑这件事情会给别人带来多少的痛苦,你永远的这么自私,从来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皇上,若是你一直这样的话,我跟你,就没有什么好说的。”

    她推开门:“在佛家的面前,皇上还是不要说在乎我的话了,即便那是真的。”

    崇政夜华心中一惊,愣在了当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