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285章 娘子生气了!

作者:程吉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听那人的大概叙述,苏子画想也不用想,便知道是血兵来了。血兵来了,必然是有大的阴谋,苏子画不担心被暗算,只是她不想再一次跟花千泪正面交锋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舜儿以害怕为名,死活要跟苏子画睡在一起,崇政夜华完全不同意,将一直往苏子画身边拱的舜儿拎起来,“舜儿,那是我的娘子,是要跟我睡的。”

    舜儿小嘴一横,屁股一撅,便把崇政夜华弄到了一边,抓住了苏子画的衣服,“姐姐,有怪兽,我害怕。”

    “不怕,不怕,”苏子画很是心烦,却也不敢表现出来,以免让这两个本来就不省心的暴乱,她拍打着舜儿的后背,将舜儿搂在了怀里,安抚着舜儿。

    崇政夜华看到此情此景,气的脑袋都要炸了,立马躺在了苏子画的另一边,抱住了苏子画的腰,头部用了一个极为不舒服的造型躺在了苏子画的肩膀之上,“娘子,我也好怕,是不是那些黑衣人又来了。”

    苏子画身子一怔,翻了身过来,仔细的看了看崇政夜华,见崇政夜华还是一副懵懂的样子,苏子画舒了一口气,“也许吧,你们快好好睡觉,不然怪兽来了,会抓走不睡觉的人的。”

    “啊,姐姐,我怕。”舜儿一听,立马闭上了眼睛,很乖巧的躺在苏子画的怀里睡着了,这小子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依然抱住苏子画的脖子,占着便宜。

    崇政夜华也装作睡着了,他看的出来苏子画有心事,便不动声色。

    苏子画果然没有睡着,她的思绪,一直停留在那日的山崩之上。

    山崩之事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那座山本来就是危险地段,那一日经过那座山的时候,崇政玉奂利用血兵的力气,将山崩的日子提前,花千泪闻讯赶来,那时的苏子画刚刚从马山跳下来,花千泪立马心疼的飞下山来,接住了苏子画。

    山崩的石块众多,飞溅的石块更是数不胜数,苏子画不懂功夫,只能被动的躲避,花千泪不但用身子挡住了飞石,更是拉着苏子画拼命的逃跑,直到是苏子画体力不支,花千泪便将苏子画背在了身上,而那时花千泪的身后飞来一块大石,花千泪生怕那块石头打伤了苏子画,便回过身子,用胸口挡住了那块大石,花千泪被打出了百米远,落地的时候花千泪还惦记着背上的苏子画,愣是用内劲在空中转了一个弯,让自己的脸部着地,让苏子画稳稳的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苏子画虽然窈窕,在高空落下也足以跟一块巨石相比拟了,在落在了花千泪身上的那一刻,花千泪五脏受损,终于忍不住胸口的翻腾,吐出了一口鲜血。

    苏子画猛地的坐起身,这些事,她不愿意回首,她最怕

    收人恩惠,特别是花千泪的恩惠,这样的情分,她还不起。

    崇政夜华也坐起了身子,在苏子画的身后抱住了苏子画,“娘子,我在这里呢,你不要害怕,我保护你。”崇政夜华抱紧了苏子画,“娘子躺在我身上睡,我不会让别人靠近你的。”崇政夜华信誓旦旦,眼眸清澈无比。

    苏子画的身子一颤,她本来以为崇政夜华已经睡着了,是不是自己吵醒了他?苏子画回过头,正碰上崇政夜华一脸关切的神情,“娘子不怕,不怕。”崇政夜华明显的是学着苏子画哄舜儿的样子的,拍着苏子画的后背,“娘子不哭。”

    苏子画闻言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哭了出来。

    “华!”苏子画真的伏在了崇政夜华的肩膀之上,嘤嘤的抽泣。

    崇政夜华心底叹了一口气,他不知道苏子画心里在想着什么,可苏子画既然不说出来,他也不想去问,很多回忆都需要沉淀,就像是他们有些不愉快的过去,他相信在将来的日子里,他们会慢慢的忘记。

    崇政夜华收回自己的思绪,将苏子画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娘子,你不要哭了,你告诉我,谁惹你哭了,我打他去。”

    苏子画的头埋在了崇政夜华的胸口上,好像是回到了四年前,他们还是互相坦诚,互相爱慕,没有算计,没有心结。“就是你欺负我,就是你。”苏子画的哭声有些大了起来,从一开始的抽泣变得呜咽起来。

    崇政夜华一愣,立马将苏子画推开,冲着自己的脸就给了自己两巴掌,崇政夜华下手十分的快准狠,苏子画反应过来的时候,崇政夜华脸上已经红肿一片了。

    “你干嘛。”苏子画以为崇政夜华犯病了自虐,忙抓住崇政夜华的两只手,“华,你不要,你看看我,我是谁?”

    崇政夜华果然没有动,“娘子,我,我惹了你哭,我打我自己给你出气,娘子,你不要难过了好不好。”崇政夜华看着苏子画,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苏子画一愣,想不到崇政夜华竟然会为了讨好自己做出这样掉身价的事情,苏子画有些不敢置信的再次看了看崇政夜华,这还是当初那个霸气时常外漏的太子爷崇政夜华吗?

    “娘子,”崇政夜华有些心虚的垂下头,“娘子你还是生我的气吗,娘子我错了,娘子你原谅我吧。”崇政夜华不敢抬头,却是一个劲的道歉。弄得苏子画真想把耳朵割下来,堂堂的北冥国太子崇政夜华竟然能这般的低声下气,苏子画长舒了一口气,表示眼已瞎。

    “我没生气。”苏子画别过头,她真的不忍心说自己心里在想着另外的男人。

    崇政夜华立马抬起头来,一脸的惊喜,笑着

    说道,“娘子,你说的是真的吗,太好了,你终于不生气了。”

    苏子画很是尴尬的“嗯”了一声,便垂下头。

    崇政夜华接着很是夸张的拉住苏子画,然而苏子画没有心理准备,身子本来就是软软的,结果被崇政夜华一拉,整个人全部倒入了男人的怀里。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