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363章 半截妪

作者:雁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崔兄弟……我……我们得……想办法……摆脱啊!”金三亿神经紧绷着,有些惊弓之鸟。

    “怎么摆脱?怎么截断祸因?”走在及其压抑昏暗的密林深处,我也十分无奈,我们刚才强行攀登上树,到达树上巢坟,镇压棺材兽,站在坟前不敬,明显是惹怒了对方,可到现在,我们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阴魂不散?根本无法应对。

    树上坟,天上灵。

    我们两个地上人,想要隔断这一段厄难的话,思来想去,唯有用祭食赔罪了。

    听完我的话,为了保命,金三亿快速行动起来,结结巴巴说去捕一头野猪,回祭对方。

    一边往鬼音寺的方向前进,一边寻找猎物。

    天黑前。

    我们还真捕捉到一头老野猪,宰杀,生火,烤熟,分块,摆成古代祭祀天地的仪式。

    还真别说,夜幕降临后,我们耳旁再也没有出现“鬼手”波动风云的诡异音符,当然,没有听到,不代表危险隔断了,冥冥中,我和金三亿还是感觉到不对劲,这一次,是很轻很轻的喘息声。

    “我……你奶奶……锤子的……有完没完。”金三亿也是气恼了。

    “没关系,我们先到鬼音客栈,说不定,可以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我意味深长说道,金三亿叹了一口气,说没有其他法子,只能再等待其他机会了。

    这天比较冷,冻的我和金三亿全身发寒,四周死静死静的,一点动静都没有,甚至连蝈蝈的声音都没有,只有我俩走路的声音。

    这走着走着,我就感觉到不对劲,我怎么越听越觉得好像有四串脚步声呢?刚开始我以为是判断失误,不过我仔细的感受了一番之后,竟惊骇的发现果然是四串脚步声。

    那你妹的其余两串脚步声是谁的?我立马抓住明月,不让明月往前走。

    而随着我们停下来,那两串脚步声也蓦然间停了下来。

    夜里赶路,似乎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谁?”金三亿忽然呵斥一声,这家伙也是胆大,径直钻向一侧的林子。

    没办法,我只能跟着去,走了十几米,看到金三亿在前边停下来,便问他发现什么了?金三亿说看到一个人,一个穿寿衣的老人。

    我说会不会是看错了?毕竟我只听到脚步声,不见人影。

    金三亿伸长脖子嗅了嗅,然后问我,说有没有闻到一股血的味道,确实,压抑而又幽暗的林子内,空气的确弥漫着一股血腥味,人血的气味,而且由淡变浓,循着血味走去,没多久,我们发现一个受伤的男子。

    一个光头男子,脑袋好像涂上金色油漆,铜光发亮,穿着倒是比较现代,金三亿观察了一阵,说那人是铜头七,前些天,他在鬼音寺附近徘徊时,见过这家伙。

    铜头七似乎只有一口气儿了,正心有不甘的瞪着我们,那双充血的眼,相当的恐怖。

    铜头七全身是血的倒在地上,而他的肚子,却已经被开膛破肚,肠子都流出来了。

    我们两个走过去,问了几句话,主要问谁要杀他?可惜的是,铜头伤得太重了,满口是血,嘴巴蠕动了半天也说不清话,他全身都是血以及伤口,想要救人,可是我们不知道该从哪儿下手。

    “半……截……妪!”铜头七咽气前,眼睛瞪得老大,瞳孔收缩,艰难憋出了三个字,然后脑袋一歪,伸起的一条染血手臂垂下,看着已经断气了。

    半截妪?

    什么鬼啊?

    我顿时一阵头皮发麻,只有上半身没有下半身?那算什么玩意儿?我的心咯噔咯噔的就跳了起来。

    “我……碰过一个……进山的……本地……猎人……听说……过半截妪……的……事情。”金三亿继续说道,“就是……只有上半身……没有……下半身……的老头儿……喜欢……往茂密林子……游荡……经常……在晚上……的……时候跑出来……吓唬人……大都数猎人……都……已……已经……习惯了!”

    听金三亿说话真是费劲,不过,他说话时,不远处的杂草丛里,我真看到了一个人,也不对,应该说是一颗脑袋,披头散发的脑袋,孤零零离地一米五左右的高度飘着,无声无息,要不是脑袋的眼睛有暗淡白光闪烁,真难以察觉。

    “跑……跑吗?”金三亿也注意到了。

    “靠!你他娘也太怕死了吧?你丫不是常年在死尸堆里摸爬滚打吗?”我无语说道。

    “这……好像……似乎……不像我了!”金三亿自己有点茫然。

    “你中一些损招了!”一说完,我三两步朝不远处的草丛冲过去,山中虽然一片漆黑,不过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

    “呜呜呜!”

    我一冲过去,漂浮的脑袋立即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老太婆的凄厉怪音,明显想将我吓退,不过,我已经看出了端倪,没有后撤,拨开草丛,继续两个大阔步,泰山压顶的一掌朝那颗诡异脑袋压去。

    “哐”的一声重响,身前漂浮的脑袋坠地。

    呃?

    真的只有半截?

    我有点愣在原地,被我压倒在地的,居然真的只有半截人,只有上半身,没有臀部、双腿,在我惊异时,地面上的半截人快速衰败,或者说快速腐烂,不到十秒钟,地面只剩下一滩散着滔天恶臭的脓水,以及几截破破烂烂的骨骼和一簇湿漉漉的黑白长头发。

    金三亿走过去,“半截妪……真能……离地飘着?”

    我耸了耸肩,回道,“大自然早就的生命体千千万万,谁又能说得清楚?”

    金三亿招来一截树枝,在地面几下划拉,钓起了一段破衣裳,古时候的寿衣,看起来,原先金三亿说看到的穿寿衣的老人,就是死去的半截妪了。

    重新走回铜头七死去的地方,望着满身是血,而且凉透的铜头七,金三亿摇摇头,说我们必须天亮感到鬼音客栈,如果是晚上到那,恐怕会凶多吉少。

    一夜赶路,来不及休息。

    差不多到鬼音客栈时,在一条古老荒废的山壁悬崖栈道上,我发现了一些“熟悉”的痕迹,是半脸人秦歌留下的,或者说是那口从深潭里捞出的棺材遗留,当时我扛着棺走出深潭,其实暗中留了一个手段。

    秦歌为什么要千里迢迢将棺材运走?为什么不立即打开?

    难不成。

    秦歌也打不开棺材?

    在深潭水下时,我已经尝试过了,可惜,当时一阵奋力推棺盖,并没有能撼动,那口棺材很不简单,内部空间应该有机关,不是常力能撬开。

    上午九点多,我和金三亿到了鬼音客栈。

    与金三亿描述的一样,白天,鬼音客栈就是一个荒废几十年的破败客栈,没有一点活气,到处都是古老年间遗落的废墟,每一寸区域,都铺上厚厚灰烬,即便是阴灵幽物,恐怕不愿意住在这种鬼地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