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五百三十章 谢谢你喜欢我

作者:未知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冬天来了,离下雪的日子不远了,我想起这个故事的频率也高了。这个故事是我曾经深爱过的现在依然深爱着的女孩讲给我听的。我依然记得当初她讲这个故事时的表情和语气,她说她就是那个雪人,她对我说‘我穿越四季,只为融化在你的怀抱里,谢谢你喜欢我’。”

    说着说着,我的鼻子有些发酸……

    我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对面的曦儿,只是她不看我,勾着脸。

    这个故事最后的结局是,第二天病孩子死了,死于重感冒。

    但这个悲伤的结局我没讲出来,因为我宁愿相信这世上所有关于爱的故事都是圆满的结局。

    轮到曦儿了。她笑看着大家说:“那我也给大家讲一个雪人的故事吧?也是一个伤感的故事。”

    夕儿和雨涵异口同声地叹道:“都是这么悲伤的故事。”

    假面舞会的时间终于到了。

    按照事先策划,大家都要换上统一的白色长袍,面具可以自己随意挑,在大家换长袍和戴面具时,大厅里的灯光会熄灭30秒。

    灯光再次亮起来后,每个人随机为自己找一个舞伴,要对自己的舞伴做两件事情,其一交换纸飞机,其二共舞一曲。

    灯光熄灭后,在我准备套上长袍时,我感觉有个轻影朝我奔了过来,飞快地搂住我的脖子,然后是热烈的气息,是她的嘴唇,她的嘴唇贴覆在我的嘴巴上,狂吻起来。#3.2212715

    我一时愣不过神来,直到她在我嘴上留下无数个热吻后离开。

    我意识到,我被人强吻了!

    我只感觉到对方是个女士,但我感觉不出她究竟是谁?是夕儿,雨涵,还是曦儿?

    曦儿不可能吧?

    我赶紧换上了长袍,戴上那张麋鹿的面具。

    灯光再次打开后,我的目光透过面具的双眼,想找出方才在黑暗中狂吻我的女士,可是四周都是穿着长袍戴着各式面具的人,我眼花缭乱。

    一个戴圣诞老人面具的女士朝我走过来,朝我微微欠身。

    大厅里的光线变得幽暗起来,我认不出我的舞伴是谁?

    我也朝她欠了欠身,我们交换了纸飞机。

    然后我作了个绅士邀舞的姿势,那女士轻盈地靠近,优雅的伸出手,将手搁在了我的手掌心。

    我们做这一切时,都没有出声,默默的,大厅里的整体气氛也都是静默的,没人再说话,只有舞曲像一列火车从远处驶了过来……

    我握住她的手,慢慢步入舞池,跟着舞曲的节奏,曼舞。

    一切似乎都很熟悉,彼此配合很有默契感,交谊舞,是我至今唯一已经娴熟的舞蹈。

    第一次参加化装舞会,化装舞会的神秘与新奇,出乎了我的预料之外。

    可接下来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更是出乎了我的预料。

    在幽暗而暧昧的彩灯下,我的舞伴,她的眼神从她“圣诞老人”的面具下投射出来。

    我的心不由一震,多么炙热的眼神,仿佛要将我点燃。

    我的心脏“咚咚咚”地跳跃,是曦儿么?是她么?

    虽然觉得那眼神熟悉,但我却不敢确认,灯光太幽暗了,面具遮去了眉宇,单是一双黑漆闪亮的眼神,任谁也无法只通过眼神去辨认一个人的。

    这眼神特别熟悉,至少我确定林氏姐妹和雨涵都用这种眼神注视过我,所以我无法辨认这眼神到底是谁的?

    舞曲是舒缓而喜庆的,我揽着我这位神秘莫测的舞伴,在舞池里移动,移动,旋转……

    而我的舞伴,她时而仰脸注视着我,时而微闭双目,将下颌轻轻搁在我宽厚的肩膀上,她的柔臂像藤蔓一样缠绕着我,缠绕着我,仿佛她终于得到一次亲近我的机会,因此她想将这一次机会化为永恒!

    交谊舞很快演化为了“搂抱舞,她的胸脯贴近我,贴近我,她的柔臂似乎带着无线柔情地箍住我的脖子,她还在把我往她芳怀里拉。

    她的面颊时而搁在我结实的胸膛上,似乎在贪享片刻的温存,她的小手时而抚上我的脸庞,抚摸,抚摸,来回地抚摸,似乎永远都触摸不够似的。

    虽然只能看到她的眼睛,可我仍然能感受到到她此刻贪恋的神态。

    然后,她睫毛濡湿了,眼泪夺眶而出。

    她并不忌讳在我面前哭,她没有哭出声音,眼泪只是默默地流着……

    我打破了化装舞会的禁忌,将她拉到我的胸前,问她道:“你是谁?”

    她只看着我,并不应答,泪光闪烁不定。

    我又问:“你是谁?”

    她不回答我,没人回答我,我的心是多么急切啊!因为我以为她就是曦儿!如果是她,那该多好啊!

    我的心脏“砰砰砰”地乱跳!

    我克制不住了,我想掀开她的面具,我想看看她到底是不是曦儿?

    我一咬牙,伸出手去……

    而她似乎早已有所防备似的,倏地抬手制止了我的不礼貌的举动。

    化装舞会,要的就是这种神秘感,不能掀人家的面具,这是不成文的礼仪。

    我将搂在怀中,低声道:“曦儿,是你么?”

    我急声道:“请回答我!回答我!”

    因为激动,我的嗓音有些发颤……

    我的舞伴并不准备回答我,没人回答我。

    我们没有停止移动,移动,旋转,旋转……

    对方的眼睛一直含着泪,艾青的诗句在我脑海中闪过……

    “为何我的眼中常含着热泪,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我的喉结一直不停地上下蠕动着,有许多炙热的话语如鲠在喉!

    舞曲结束了,我的舞伴毅然推开了我,汇入人群中……

    一样的长袍,各色的面具,从头发上可以辨清男男女女,却无法分辨谁是谁?

    我的舞伴一汇入人群,瞬间我就眼花缭乱了,她成为众多穿白袍戴面具的女士中的一员。

    我突然想起来什么,慌忙掏出她交换给我的纸飞机,只见上面写着两行字。

    “你是蔚蓝的天空,而我就是那只小鸭子,我只是想靠近你一点,再靠近一点我承认我是傻瓜,但来自内心的声音告诉我,我的作法是理智的,也是正确的。你是我的整个世界,无论你在不在我的身边……”

    纸飞机上的独白再次令我陷入了迷茫,我以为方才的她就是曦儿,可是这段话却有许多种版本的解释。

    可以解释为夕儿,因为《天空与小鸭子的故事》,是她第一次给我讲的。

    可以解释为雨涵,因为她之前发讯息告诉我“我爱你,与你无关”,她在圣诞卡片上也写着“不为抓住你,只为靠近你”,这两句话与“你是我的整个世界,无论你在不在我的身边”都有异曲同工之妙!

    令我怅惘的是,这段话唯一不能解释成曦儿

    如果这段话是曦儿所写,那就无法理解得通,因为她已经不爱我了,我们已经分手了,她怎么可能对我说出这种话呢?除非……

    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曦儿离开我,是迫不得已的!

    只有她是因为这种可能离开我的,那么,纸飞机上这段话是曦儿所写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但是,这只是我个人的臆想。

    我至今仍然无法接受曦儿离开我的事实,所以我会找各种理由来搪塞自己,企图让自己原谅她对我的伤害。

    可我今天没喝多少酒,我清醒地知道,这种可能性不存在。曦儿是那么敢爱敢恨的人,她不可能只因为一个理由就选择离开我。

    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理由?换句话说,就是什么样的理由才可以迫使曦儿主动离开我呢?

    我坐在舞池边上的椅子上,目光虚虚地看着舞池里移动旋转的一对对,我接连喝了整整三杯“白兰地”。

    坦白说,此刻我陷入了迷惘,我内心充溢着怅然。

    直到化妆舞会结束,我依然还沉浸在我的思绪中,那就是,跟我跳舞的行为异常的舞伴究竟是谁?还有那个在黑暗中狂吻我一通的人又是谁?

    是夕儿,曦儿,还是雨涵?

    程灵素立在幽暗的舞台上,手拿麦克风对大家笑道:“我能感受大家高涨的情绪,以及迸射的基情,只是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我知道大家接下来还有各自的安排。所以假面舞会暂告一段落,下面进入游戏抽奖环节。请各位踊跃参加下面灯光将再次熄灭30秒钟,大家可以脱下长袍摘下面具。”

    30秒钟后,大厅里的灯光突然大亮。

    身着一袭黑色性感晚礼服的夕儿款款地向我走过来……

    她脸上带着盈盈的笑意,不说话,走到我面前,只仰脸定定地注视着我!

    我愣了!

    我紧看着她,急声道:“刚才是你?”

    “噢!顾先生,”夕儿看着我俏皮一笑说,“游戏有游戏的规则,在我的印象中,你可是个遵规守矩的绅士呢。”

    “可是”我紧看着她道。

    夕儿看着我眨眨眼睛笑说:“可是什么?”

    我垂下目光,摇头叹道:“没什么了。”

    夕儿也不介意,笑看着我说:“告诉我,今晚你开心么?”

    我抬手摸了下鼻梁,笑笑道:“开心……”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红甘泉小说网:www.hgq26.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