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2806 准许你问一个问题

作者:金元宝本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竟然骗人家是铁做的。”

    “那是铜鎏金呀,精铜造的啊!”

    “我们家13年在港岛买的那尊还没这尊高,都花了三千五百万刀呀。”

    “这尊,这尊闭着眼睛都是一千万刀起步。”

    提到佛像琶音虽然有些愤慨,但依旧谨记着自己欧巴的叮嘱不吱声。只是心里很不舒服。

    自己的欧巴竟然欺骗这些七老八十的老妇人。

    真是好……过分。

    听了破烂老板的话,对方老夫妻俩却是吵了起来。当家男人还对破烂老板指指戳戳痛骂。

    “你敢说这不是古董?这可是当年我们两口子亲自从那棵五百年紫杉树旁边挖出来的。”

    “当年戡乱,那座寺庙就在战区,被炸得连一块完整的瓦片都捡不起来。”

    “这棵紫杉树也被炸成了两截。”

    “我骗你!?真是个没教养的小子。”

    “那棵紫杉树后来又长了起来。不信你自己去看去。”

    “这是古董!古董!我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说过,那座庙是皇庙!”

    “皇庙里的佛像肯定是古董!”

    “告诉你,少了这个数,你就别想买走。”

    虚心默默承受男主人的一通训斥,锋哥欧巴最终按照男主人开的价格,以五十万本地币的价格买下了这尊破旧不堪的佛像。

    老两口拿着钱欢天喜地的走人,临走之前还不忘告诫破烂老板做人要诚信,欢迎下次再来的话。

    等到老两口走远,琶音再也忍不住开门跳车下来扑到佛像跟前,想要探手去摸,却又硬生生停在半空,双手合什匍匐在地,嘴里念诵着佛号。

    锋哥欧巴调整手电筒亮光,打在这群超级罕见的佛像身上,毫不二话就将佛像翻倒下去,第一时间就在最下方的基座中间找到了一排从左往右铭刻的楷书字体。

    “大明永乐年施!”

    有了这个款识,那就基本对了九成九。

    接下来锋哥欧巴从佛陀肉髻开始摸到佛陀的璎珞、配饰、弦纹各处地方,最后中指在佛像的腹部重重一弹。

    随即,锋哥欧巴再把佛像翻到在地,单膝跪地,手里拿出那把暗金色的匕首在佛像底座的中间慢慢撬动。

    约莫过了十来分钟,锋哥欧巴就从底座中间撬出来一个大铜塞。

    那铜塞外表跟佛像底部牢牢连接在一起,看着锈迹斑斑,但锋哥欧巴将之抽出来的瞬间,里边却是满满的金光闪烁,刺得一边的琶音难以睁眼。

    跟着,锋哥欧巴探手进入佛像内部一阵捣鼓。

    没一会,琶音跪在地上呆呆傻傻看着地上堆满的一大堆东西,脑子都不够用了。

    二十多卷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经书,都能闻到那墨香的味道。

    一个一尺来高的七宝琉璃塔。黄金铸造,上面嵌满了佛教七宝。

    不用说,这座金塔里肯定装着更贵重的宝物。

    除此之外,还有五药五香以及一根上好的檀香木。

    这些都是标准的佛教装藏。

    跪在地上的琶音激动得都快疯掉。光是这尊明代官做佛像就价值连城。佛像中的装藏宝物价值更在佛像之上。

    这些,可都是五百多年前的珍宝呀!

    然而琶音发现自己的欧巴对这些经文金塔宝物完全不感兴趣。而是将一个长方形的大檀香盒子封蜡去掉,轻轻开启盒盖。

    那檀香盒子里赫然静静躺着一卷明黄色的卷轴。卷轴上兀自能清楚的看见威风赫赫的银丝绣龙图案。

    而那卷卷轴的轴头竟然是白度极高的白玉所做。

    等到自己的欧巴将这个黄色卷轴打开,琶音的心口又复被狠狠蛰了一下。

    这明黄色的卷轴上绣着无数的织锦祥云仙鹤,首边上的银丝飞龙更是栩栩如生,让人产生一种立体的幻觉。

    琶音屏住呼吸悄悄靠近自己的欧巴身边,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只见着这幅卷轴的长度赫然超过了一米五。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字迹之工整,气度雍容,圆润飘逸,就跟浅浮雕一般铭刻在卷轴之上。

    在卷轴后方还有大大的钤印,红得刺心。

    “欧巴,这,这是什么?”

    虽然不认识这个东西,但从这几天陪同自己欧巴到处捡漏的经验来看,这东西的价值绝对在那只被欧巴锁进神秘箱子里的青色三足盘之上。

    因为,自己欧巴的手,好像都在颤抖。

    因为,自己欧巴的脸上,现出的是自己从未见过的酣畅笑容。

    “好东西!”

    “有了这个,就能搞大事。”

    云遮雾罩的话让琶音很不舒服,等到收拾完东西开车离开村子,一直都没说话的琶音忽然间冲着金锋叫道。

    “锋哥。我要散伙。”

    “这次,我真的要散伙了。你再怎么诓我哄我,我都散伙。”

    “我把我家里有多少头牛羊车马多少土地甚至我的三围都同你讲了。可是,可是我连你姓什么都不知道。”

    “我真是好蠢的说。还白白跟了你做那么久的骗子。”

    “好歹,好歹……”

    “就算你骗我也没关系啊。可是好歹也你要告诉我,你的名字呀。”

    “你要是哪天被抓了被打死了,我,我在佛祖跟前也好报你的名字,好给你做超度嗳。”

    说着说着,琶音鼻子一酸,捂住自己的嘴,装作哭泣抽噎的样子,眼角却是见不着一滴泪。

    车子一直在开着,自己的欧巴也一直不说话。琶音有些失落,更有些绝望。

    一把松开自己的安全带跑到后排座椅睡了下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驾驶座前传来欧巴轻曼的声音:“准许你问一个问题!”

    噌的下。

    琶音就跟绷直的弹簧弹射起来,龇牙咧嘴捂着自己的脑袋,满心欢喜的叫出声:“你叫什么名字?”

    “你是从哪儿来的?”

    “你是不是间谍?”

    “你……”

    “只回答你一个问题。”

    冷冰冰的话语让琶音极度不满,冲着锋哥欧巴吐吐舌头,嘀咕埋怨之后又露出深深的纠结。

    半响后,琶音决定选择一个问题,那就是:“锋哥。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这个问题问得非常的笼统,也显示出了琶音狡黠的另一面。

    这回,还怕把你的老底子翻不出来!?

    哼!

    轻卡货车在一处地方停了下来,自己的欧巴点上烟放下座椅躺了下去,过了半响才轻声说道。

    “为了拿几件东西,我跟我朋友去了东桑北海岛一个国家级绝密基地。”

    听到这话,琶音顿时睁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锋哥,眼瞳中现出深深的骇然。

    “进去之前我就受了伤。差点没活过来。”

    “那地方在一个大山洞里,戒备森严,蚊子都飞不进去。”

    “我在里面住了十三天,撞了天运遇见东桑两个大佬进去找我朋友。”

    “我把他们全杀了。”

    “连同东桑的神风特战队也全杀了。”

    “一共九个!”

    “在战斗中,我被神风特战队打了一枪。手臂也被硫酸烧伤。”

    “后来我逃了出来在小港口偷了一只小渔船,从北海岛一直漂流过来。”

    “漂了整整四天,差点就死在海上。”

    “到了高笠领海,又被高笠海巡把我打沉。命大活到现在。”

    锋哥欧巴语气平淡冷漠得一逼,仿佛就在叙说着一件跟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但在琶音心里却是巨浪滔天将自己打得支离破碎。

    尤其是那硫酸的话语让琶音魂都吓没了半截。

    “哈哈,格格……”

    “锋哥,你在讲玄幻呐?给我讲睡前故事啊?我,我可不是吓大的。”

    “我,我身上有佛牌哦,我不会害怕的哦。”

    “你讲的恐怖故事一点都不吓人。还漏洞百出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