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8章 极光人鱼姬(34)

作者:白尾鲤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只要能够学会, 那份力量就是你自己的。】

    蒂塔感觉心脏都有几分颤动,她不如厄伯斯聪明也不如尤安娜她们骁勇擅战, 唯一的优点大概是继承了家族的声乐天赋。她们家族在很久以前就是为神明主持祭典唱赞歌的, 即使落入海渊之下,家族里也依旧保留了几分曾经的东西。

    如今白夜新建,一切都在新建中, 厄伯斯担任乡人能够管理主持大部分事务,她的姐姐还留驻在渊下宫主持家中事务, 尤安娜成了地走官而今依旧在渊下宫与龙蜥战斗……唯有继承家中天赋的她被留在了原地。

    大家似乎都能发挥自己所长,只有她被落在了后面。大家都在付出自己的力量, 她又怎么能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一切?尤其是在姐姐将第一批上岛的名额让给了她后。

    她希望自己也能够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而不是在他人谈论到他们家的人时仅仅评价道:

    “蒂塔的歌唱得挺好听的。”

    就好像她还是当初那个受到大家表扬就满足了的孩子一样, 明明她已经长大了。

    无法走与厄伯斯相同之路的她决心想要力量, 神明的海之歌启发了她, 如果歌声也能代表力量的话, 那么拥有声乐天赋,出生于旧日赞歌家族的她是否也能通过此道得到力量?

    她一直有着众人称赞的声乐天赋, 如果她能够以解读藏在海之歌中声音的力量的话, 那她是否也能够得到这份力量,为海祇献上属于她自己的一份力呢?

    原本以为窥视海之歌中力量是禁忌的蒂塔只能私底下研究, 她相信只要练习观察的次数够多, 她应该能够理解来自这份“旋律”的力量。但厄伯斯却说,在新的国家,这并非禁忌。

    原以为自己在干一件不被允许的禁忌之事,甚至于每天都在提心吊胆,精神都紧绷着,然而却被告知这并非禁忌, 并非罪恶。

    蒂塔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明明没有什么想要激烈表达的东西,却感觉心脏中有某种东西正在膨胀而出。

    “我……”

    她像是有什么话想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不等她在心中组织好言语,却见眼前的厄伯斯依旧是那副模仿鸣神大社巫女的做派,抬袖遮住嘴唇:

    “现在可不是太阳之子的统治了,不必以前那般做派。”

    “我知道了。”

    蒂塔低着头,像是在认错也像是在掩藏自己的表情。没过多久,她重新抬起了头,脸上的表情恢复了往日的活力,她把包住仿制琴的布匹拆开,将琴展示了出来。

    厄伯斯看着那把仿制琴,以食指轻点下巴,有些疑惑的道:

    “看起来不是很像久夜大人的那架琴啊……”

    蒂塔叹了口气解释道:

    “因为没有近距离观察过,所以只能按照自己的想象去仿,第一次仿出来的成品音色不是很好,我就又修改了一些。”

    “原来如此。”

    厄伯斯点了点头,然后抬眼看向她的眼睛:

    “要去珊瑚宫见久夜大人吗?”

    蒂塔愣愣的看着她,手摸上了琴,而后移开了目光:

    “……再等等吧。”

    厄伯斯知道她是还未做好心理准备,于是也不催促,只是换了个话题:

    “明天鸣神岛的商人会来,你要和我去挑几身稻妻风格的服饰吗?”

    蒂塔将目光回转回来,点了点头。

    …………

    关于蒂塔在追寻“海之歌”力量的这件事,厄伯斯找了个时间告诉了久夜,她认为蒂塔迟早会前来见久夜,于是选择了提前告知了这件事。

    “你希望她能够得到我的指点?”

    有着澄粉色长发的神明站在珊瑚宫的大厅之中,大厅的柱子上垂下开满花朵的藤帘,阳光从侧边斜照入厅堂内,照耀在神明的裙摆上,那样华美的裙摆折射出绚丽的色彩,与这厅堂内常开不败的花朵相互映衬,显出一种极为梦幻的气氛。

    穿着白色兜帽长袍的蛇神刚从议事厅过来,在看见厄伯斯前来说其他的事情时,他还刻意停下了脚步将空间暂时让出,停下脚步后他整个人刚好站在了外面斜照进来的阳光之中,披散在身后的银色长发被染上出阳光的温暖色彩。

    不管看多少次,厄伯斯都觉得这两位神明确实很相配。面对面前女神的询问,厄伯斯摇了摇头:

    “并非希望,我只是认为这件事应该告诉您。”

    言下之意便是她只是单纯的告知这件事,并无任何偏向。

    在如此回答完之后,厄伯斯见神明似乎陷入了思考之中,从她那副过分美丽的容颜上看不出任何的态度,厄伯斯也没有再开口说什么,她只是恭敬的离开了。在离开时她还在心里揣测着,或许神明是不愿意指点的。

    从久夜的行事作风来看,厄伯斯敢肯定久夜是支持人们自学发展自身所长的,但或许正是这份宽容和温柔使得她错判了神明的态度。神明或许不介意蒂塔追寻“海之歌”中的力量,但并不是指会亲自指点,她的态度或许是让蒂塔自行探索?

    …………

    厄伯斯离开后,奥罗巴斯走过来询问:

    “久夜,你并不愿意教导她们吗?”

    他神态自然,似乎只是随口一问,并不为此表态。

    “并非不愿意……”

    久夜回答得有些纠结。

    事实上久夜刚才没有回答厄伯斯的原因只是在于:

    她的歌声拥有的力量源自极光人鱼套的发型部件的技能,这东西怎么指点?

    而且准确来说,目前被海祇之民奉为“海之歌”的曲子并没有什么特殊的,那只是她以前世界喜欢的歌曲的哼唱版……特殊的不是歌,而是【蛇血珊瑚溪】所赋予她的人鱼之声。

    不过就蒂塔的目标而言,久夜就觉得白夜国真的还挺人才辈出的。想要研究歌曲中的力量,加以模仿学习……确实挺有想法的,而且大胆。一般人是不会有这种想法的,就久夜自身而言她确实挺欣赏这类人。

    她曾经玩增换装游戏的时候,就喜欢给自己搭配的穿搭拍照发到社交软件上去,如果有人欣赏并仿这样的穿搭返图,她会有种审美被认同的愉悦感。

    很奇妙,蒂塔的事就给了她一种曾经有过的那种愉悦感,虽然两者并不完全一样。

    久夜还挺好奇的,蒂塔要怎么学这个能力?

    重要的不是歌是声音啊,而正常人类是没办法发出人鱼之声的吧?仅靠单纯的模仿,就算声线能够模仿也不可能成为人鱼之声啊……

    在听闻了久夜的回答之后,奥罗巴斯银白的蛇眸之中赤红的那道竖瞳略微往旁边偏移了几分,呈现出了明显的思考之态,他便颇有几分认真的询问:

    “久夜,你是想在海祇留下你的传承吗?”

    传承?

    忽然被这种有着特殊意义的词砸中的久夜当场就有些懵了:她也就想看看蒂塔能从人鱼之声中自学到什么技能,不至于到“传承”这个地步吧!

    见她不言,奥罗巴斯似乎自行理解了她的态度,在像是思考了什么问题后,以一种近乎承诺的语气对她道:

    “这份传承会在海祇岛长久流传下去的。”

    见他如此认真,久夜内心却忍不住扶额:

    这还没影的事呢?哪里扯得上传承?就算真被蒂塔自学出什么名头来,那肯定也和她的“传承”无关啊。

    她自己内心明白,人鱼之声这个属于种族技能类的东西能够传承教学就有鬼了……

    虽然话是这样说,心里也真的觉得蒂塔的自学研究不可能有结果,但久夜真的很好奇蒂塔到底能自学出个什么结果。

    为了满足这份好奇心,她动用了她已经许久不用的浮世游魂套被动能力,在一个清晨找到了蒂塔的练习地。

    此时太阳正从海面上升起,将整个海面染成了一片橙红,像是火焰跌入水中一般。

    脸上还未脱去几分稚嫩轮廓的少女躲在山石后的海岸边拨动着手里的仿制琴,她身上穿着白夜国的服饰,低垂着眼眸的模样看上去尤为的认真沉着。白夜国的服饰有几分偏希腊罗马风,所以少女站在海边弹奏时的景象很像一副那个时代的油画。

    这本是一副非常协调的画面,但是少女口中哼唱的旋律破坏了这幅画面的协调性。

    因为她口中哼唱的是现代流行曲目的旋律。

    如果是不熟悉这些旋律的人也许不会觉得有什么,毕竟久夜当时随意哼唱的时候也选了风格比较轻柔的歌,但前提是……“不熟悉”。

    久夜对她选的这些现代歌曲的旋律可太熟悉了,所以在她看来这画面简直违和感爆表。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红甘泉小说网:www.hgq26.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