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二零零章 怕不是这小子的走狗(求订阅)

作者:圆盘大佬粗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正文卷二零零章怕不是这小子的走狗本来隐匿气息,想着趁其不备来个偷袭,好夺得头功,结果被这突如其来的怪火烧身,苻人美只觉太晦气。

    好在头发损伤不多,英俊的形象得以留存。

    只见他双臂一振,身上浮现出一件以罡气显化的黑色宝甲,将赤条条的身子遮盖起来。

    “呵呵,苻兄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万柏林冷嘲热讽道。

    苻人美不以为然的冷哼一声,“事先跟你们说好了,杀了此子,功劳咱们得平分。”

    浣溪冷笑一声,将视线转移至下方战场,苻人美打得什么主意,她能猜不到?长公主有令:诛杀此子者,赏黄金十万,封地千里,赐王族。

    这么大的诱惑,谁不想独占鳌头呢?

    也就是他苻人美偷袭未遂,这会才想起平分功劳,实际上这王八蛋一开始就想着独吞。

    浣溪道:“功劳不跟你们抢,只是要留这小子一口气,逼他交出宝钗之后再杀不迟。”

    苻人美和万柏林同时点头:“没问题。”

    非常好!又少了一个领赏的。

    在他们看来,苏御已经是囊中之物,以他们四人合力收拾一个八境龙门修士,不要太简单,就算他有一柄杀力巨大的仙剑又如何呢?

    只不过慕容老头太过倔强,非得跟对方单挑,而他们三个碍于慕容氏族在北夏的庞大势力,才没有上去劝阻。

    再者说,他们也懒得劝,实在是跟慕容老头说话太费劲,坑坑巴巴的,能急死个人,跟他说话的功夫,说不定两人就打完了。

    苏御也没想到,一把火竟然还有意外收获?

    他是真的没有察觉到此人就隐匿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这要真是被偷袭了,呵呵........你也偷袭不了。

    不得不说,火部法术真是一种变化多端,可任由苏御随心操控的一种强力法术。

    近可作为贴身护盾不惧偷袭,远可成燎原之势,真可谓是随心所欲,怪不得艾斯那么厉害,算了,不提他了,心酸。

    火海之中,慕容宝钟周身御起盛阳之罡,脚踏奇异拳架,朝着苏御冲撞过来。

    两人再次打了起来。

    对手是否已经倾尽全力?苏御不知道,但他没有,他现在的念头,就是能拖多久拖多久。

    如果自己跟眼前这老头分出胜负的话,天上那三个肯定会一起动手。

    对此,和光同尘表达了它的不满,它似乎急于一剑将对手斩杀,但苏御的不痛快,让它觉得憋了浑身的劲无处发泄。

    剑吟声响彻四野,剑气游拽于火海当中,像是一缕缕电弧一般。

    这场架,直接打了四个时辰。

    慕容宝钟已经是累的大喘气了,因为他遭遇和太监李芳一样的困境,没法换气。

    气呢?被火烧没了。

    苏御觉得是时候解决这些人了。

    只见他深吸一口气,双眸闭起,体内万千剑气在这一刻迅速凝聚。

    剑心通明将他浑身剑意拔高,拔高,再拔高。

    三分剑术,三分剑法,七分剑气,四分剑意,一分剑道。

    配合脚下本命字:易!

    憋了半个晚上的和光同尘一声剑鸣,剑气冲斗牛。

    天上三人同时色变,

    因为这一剑,是冲着他们来的。

    这一剑,剑气之盛,直接将滔天火海尽数湮灭,让漫天星辰尽失色。

    万柏林紧急祭出本命法宝炙阳珠,

    浣溪祭出本命飞剑,落花。

    苻人美,溜了.......

    一剑直去,斩破苍穹。

    万柏林、浣溪负伤遁走。

    只留下焦黑大地上,瞠目结舌的光头老汉。

    这........这是九境大剑修?

    对于这一剑的威力,苏御也非常意外,

    我有这么强吗?

    这时,手中仙剑一颤,似乎在告诉他:别多想,是我强。

    苏御收回本命字,缓缓吐纳一番,这一剑消耗过大,几乎瞬间抽空了他体内灵气,好在效果显著,一口气赶走了仨。

    其实慕容宝钟此刻也察觉到,对方那惊天一剑劈出之后,眼下正处于一种虚弱的真空状态。

    上?还是不上?他的内心在挣扎。

    挣扎的时间一久,一股气算是彻底泄了。

    “我输了!”

    这一次,他反倒是没有结巴了。

    苏御倒是听秦大姐说过,武者问拳一旦认输,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再动手了。

    但是苏御考虑到,如果把这老汉放走,其他同伴怎么办?

    我可不能有妇人之仁啊,别因为放了这家伙,反倒折损了自己人。

    苏御嘴角一动,又是一剑横斩而出。

    .......

    北夏王庭大帐,

    坐在拓跋诺敏不远处的一位白发老者,叹息一声,缓缓合上手掌。

    他方才以掌观山河术法,遥遥目睹了苏御那边发生的一切,

    “三人受伤,一人临阵脱逃。”

    拓跋诺敏脸上的笑意瞬间敛去,凤目生寒,

    而下方诸位大王,此刻也不敢多言一句,纷纷看向那位开口说话的老者。

    拓跋诺敏凤目一眯,“临阵脱逃者,杀无赦。”

    老者点了点头,手指一捏,捏出一柄一寸半长的碧绿小剑,只见那柄小剑一个旋转,瞬间射出大帐。

    远在八百里之外的苻人美,心知此番回去,必被慕容浣溪等人告状,猛一咬牙,打算就此逃离,

    突然间心口一痛,整个人从半空栽了下来,光着屁股狠狠的摔在地上,小弟弟插入大地,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王庭大帐,气氛诡谲。

    拓跋诺敏怒极的表情落在众人眼里,使得这些权柄赫赫的大王们大气都不敢出。

    “看样子,你们派出去的这些人,都不怎么得力啊?”

    众人面对问责,纷纷垂首,不敢吭声,谁能想到,这样的实力竟然都拿那小子没办法?简直是匪夷所思。

    拓跋诺敏冷笑一声,看向一旁的老者:“叶仙君,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某人淡淡道:“境界应该是龙门境无疑,但其手中仙剑,多半是天品仙物,如果已经被此人炼化为本命剑的话,我们应将其视作金丹境大剑修,亦或是元婴境小成剑仙。”

    “这.......”拓跋诺敏哑口无语,不是已经查清楚了吗?此人不过才十九岁啊?

    叶某人继续说道:

    “此子出身清河县,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药铺小掌柜,却能在短短一年之间进窥龙门境,毫无疑问,问题出在净落山中的霞举洞天,如果本尊猜的不错,这柄仙剑应是洞天之中的仙物,这小子某种机缘巧合之下,得此天赠,也难怪秦广认了这个孙女婿。”

    拓跋诺敏皱眉道:“我们派去霞举洞天的人,至今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叶某人摇头道:“没有,本尊那位弟子仍在洞天之中。”

    拓跋诺敏点了点头,咬牙切齿道:“本以为秦家三代就一介女流,还是个草根境,迟早会走下坡,没曾想突然冒出来了一个可以匹敌金丹境的大剑修,秦广啊秦广,你命可真好。”

    这时,下方的割鹿大王徐明达道:

    “看样子,秦晖是在有意培养此人,北疆尚武,最重军功,这次北上探听消息的甲子营一众,想来是以这小子为首,此子不除,他日必成心腹巨患。”

    南院大王拓跋雄鹰也跟着附和道:“那个突然出现的九境大妖,多半也和这小子脱不了关系,北王庭那边常年与妖族作战,还没见过这么强横的金丹大妖,那一身宝甲无坚不摧,至少也是地品仙物了,怕不是那小子的走狗?”

    拓跋诺敏越听越是恨得牙痒痒,此番大计,直接决定了北夏和大乾将来的大战走向,岂容有失?

    眼下被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在我军阵之中兴风作浪,我王庭威严何在?

    “来人!请高且剑仙,虞仙芝剑仙,出手击杀此寮。”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红甘泉小说网:www.hgq26.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