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重逢

作者:翟佰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严打是八月开始的。

    比起前世, 这一次的严打整整提早了一年。

    而之所以引起重视的原因,是因为一位在职军官放假回家探亲,却在半路上碰到一群人在路边想要强迫一位女同志, 他冲过去救人, 女同志趁机跑出去喊人救命,回来时发现那军官已经没气了。

    他被那群畜生给活生生的打死了。

    来帮忙的老乡从军官身上搜出军官证, 才发现这是一位刚刚立了一等功, 升职成连长的英雄。

    这件事根本瞒不住, 老乡们立刻联系了警察局。

    那女同志留了个心眼,趁着老乡们不注意,记住了军官证后面的电话号码,直接联系到了部队,就在那群害群之马想要瞒着事实的时候, 部队上的人下来调查, 直接撞了个正着。

    这件事影响太恶劣了, 直接被气愤的部队首长给报到了京城,直接上达天听, 捅到了大领导跟前。

    大领导闻言十分生气。

    直接拍桌子表示追查到底, 再加上这两年,恶劣的案件频频发生, 事态瞬间扩大, 最后发展成了全国严打。

    当然,严打和苏锦绣没什么关系就是了。

    她每天照常上班, 唯一让她感受到严打的气息, 就是街上游手好闲,到处乱晃的小青年减少了,等第一批重大案犯被枪毙的消息传来后, 路上更是连摆摊的都少了。

    小朱他们更是感谢苏锦绣。

    说真的,他们当初从乡下回来,又没有户口,每天在外面跟无头苍蝇似的,尽钻研着怎么赚钱了,可纵使如此,还经常把货砸手里,家里哥哥嫂子看不顺眼,弟弟妹妹更是仇视,回来的每一天,都活得很是煎熬。

    有的人苦苦挣扎,有的人直接放弃。

    可为了活下去,到了万不得已,他们肯定也会走这条路。

    若是当初没有苏锦绣拉扯一把,说不定今天吃花生米的人就有他们了。

    不过,严打的事虽然和苏锦绣没关系,和老苏家却很有关系。

    因为吴兰兰的靠山,那位张部长落马了,连夜就被带走了,拔出萝卜带出泥,当初经过张部长的手经办的,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大舅子小姨子的工作也被曝光了出来。

    平日里,这些亲戚就仗着张部长的关系在厂子里趾高气昂的,这事儿一出,临时工直接辞退,正式工全都被赶去扫厕所去了。

    吴兰兰也因为争强好胜,得罪了不少人。

    原本都进了工会了,虽然不是干事,却也是个办事员,结果因为这件事,又被撵回去扫大街去了,负责的还是最脏乱差的菜市场,等菜市场散了集后,里面到处都是烂七八糟的垃圾,吴兰兰不仅要把菜市场扫干净,还得处理那些垃圾,骑着三轮车,忍受着恶臭送到垃圾处理厂去。

    尤其现在还是大夏天,那滋味,真的是谁闻谁知道。

    “真是的,身上臭死了,不能换身衣服洗个澡再来么?”周玉竹捂着鼻子,一脸嫌恶的看了吴兰兰一眼。

    自从知道吴兰兰做的那些事以后,周玉竹对吴兰兰的厌恶直接在脸上表露无疑。

    她是做老师的,虽说不喜欢吴兰兰,对几个侄子侄女还是不错的。

    可她没想到,吴兰兰居然把自己的亲闺女拿去换工作,只要一想到这点,她就觉得吴兰兰那不是蠢,而是标标准准的恶毒,自从事情暴露出来了后,她都不让两个儿子靠近吴兰兰,生怕吴兰兰对他们做什么。

    “我接了苹苹就走。”吴兰兰如今也不嚣张了,沉默的应了一声后就往屋子里走去。

    “好臭。”

    “苏榆苹,你妈妈身上真臭。”

    刚一进门,苏雨星和苏雨辰就从屋子里捂着鼻子冲了出来,差点撞到端着水盆的周玉竹,周玉竹连忙侧过身子避让开来,顿时生气的喊道:“我有没有给你们说过,不要跑?”

    苏雨星一把拉住弟弟,赶紧道歉:“对不起妈妈。”

    “嗯。”

    周玉竹端着盆到水池边,一边洗菜,一边目光飘向堂屋里。

    按理说,吴兰兰进去了,只是带孩子离开的话,应该很快就出来了,可偏偏,她不仅没出来,还转身钻进了杨桂花的房里,很快里面传来了哭声。

    “我是真的熬不下去了,妈,我要再这么下去,国子脸上该不好看了。”

    吴兰兰坐在小凳子上,不停的抹着眼泪。

    此刻的她再无之前的嚣张。

    “都是工作,其他人能做你就不能做了?现在能有个工作不错了,好歹还是正式工呢。”杨桂花的语气很生硬,吴兰兰自从来了老苏家,就连续办了好几件蠢事。

    也就是前两年不知踩了什么狗屎运,一下子到了工会当办事员去了,杨桂花才给她老脸色,可谁都没想到,这辉煌了没两年,吴兰兰的靠山就倒了。

    最重要的是,她刚刚才知道,吴兰兰那工作竟然是用苏榆苹换的。

    说道苏榆苹,杨桂花的心思也很复杂。

    这孩子当初是她硬要让吴兰兰生下来的,生下来后,在她身边带了小半年,最后两个儿媳妇不对付,这孩子才被送回了父母家,谁能想到,这孩子回去后,竟然经历了这么多事情。

    她心里怨吴兰兰:“那老张家倒了也好,苹苹也不用嫁给那傻儿子,也算是逃出生天了。”

    “妈,他们家之前可是大干部。”

    “多大的干部算大啊,我亲闺女还是厂长呢,他还能比厂长大?”

    吴兰兰脸色一僵。

    她心说,你把人家当闺女,人家认你这妈么?

    可现在她没底气了,她只能抵着头:“他们家的事就不说了,我是真不想扫菜市场了,您是不知道,那菜市场又脏又乱的,还有人去捡烂菜叶子,我扫的快了,那些人还要打人,妈呀,我是真怕啊,我两个儿子一个闺女要养呢,可是一点儿事都不能出啊。”

    杨桂花抿着嘴,气的直摇扇子。

    “妈,我要是出个事,国子日子更不好过。”

    “你个扫把星,就知道拖累国子。”

    杨桂花抬手用扇子去打吴兰兰的头,吴兰兰也不敢还手:“当初就该让国子跟你离婚。”

    吴兰兰心中不忿。

    当初要是苏锦国跟她离婚,她肯定要闹得老苏家天翻地覆的。

    现在就更别想了,她人老珠黄了,苏锦国想甩了他过好日子,没门!

    “妈,你就帮帮我吧,我是真没法子了,要是普通的扫大街也就算了,菜市场那块,真的太脏太乱了,我就是一个女人,他们这不是欺负人嘛。”

    杨桂花听到这话,也忍不住沉吟一声。

    确实,让一个人女人去扫菜市场确实不大好,吴兰兰再怎么不好,那也是老苏家的媳妇。

    她对苏榆苹做的那些恶毒事,关上门来苏锦国自然会教育,可被别人欺负了,那不行。

    可……

    “我怎么帮你?”

    杨桂花两手一摊:“我现在都退休了,能帮你什么?”

    “妈,你借我点钱吧,我想开个早点摊子,现在做生意的那么多,早做生意早赚钱啊。”

    说来说去,吴兰兰就是打杨桂花钱的主意。

    杨桂花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一直在外面洗菜偷听的周玉竹立刻走到堂屋里大喊:“要不要脸啊,谁想老上人的钱,以后谁养老。”

    吴兰兰:“……”

    杨桂花:“……”

    ***

    严打的好处很多。

    至少苏锦绣是这么觉得的。

    《洪水滔天》的剧本写完了,苏锦绣先送去审批,因为剧本质量过硬,又是传说类的,很快就审批了下来,尤其在知道苏锦绣这部动画想用的风格居然是蜡染后,不用苏锦绣开口,他们自己就联系了国家电视台。

    国家电视台那边来了一个节目导演,一个节目编剧,还有一个扛机器的摄影师。

    因为国家电视台也不富裕,这摄像机还是抢了好久才抢到手的,还是个质量不大好的,一路上装机器的包都被摄影师抱得好好的,生怕磕着碰着。

    宋清华通过宋玉轩又买了不少国外的东西,什么柴油发电机,摩托车发动机,还有许多民用电器,作为一个既懂经济又懂技术的,他很快就忙碌了起来。

    苏锦绣则是带着李红萍,还有国家电视台的三个人,踏上了前往滇省的火车。

    火车上,节目编剧扯了扯袖子:“这不知道滇省热不热?”

    “温度不会太高,不过蚊虫应该不少。”

    节目导演顿时脸一苦:“那可真是遭罪,我特别招蚊子,在家的时候,只要有我在,蚊子都来咬我了。”他忧伤的叹了口气:“看来是我的血比较香。”

    摄影师抱着他的宝贝摄像机:“那等到了滇省,我和王哥一起住。”

    节目导演:“……”

    苏锦绣在隔壁隔间,手里拿着花露水儿:“这瓶花露水你们拿着用。”

    “真是谢谢苏厂长了,还是你考虑的周全。”节目导演眼睛一亮,连忙接了过来。

    苏锦绣顺势进来:“咱们这次去拍蜡染的事,可能要进一些比较深山的地界儿,滇省那边有我大哥,到时候会借一些士兵跟咱们一起去,所以我要去部队一趟,到时候要麻烦你们在招待所里等两天了。”

    “没事儿没事儿,台里给披了一个月的假,只要能在一个月内回去就成。”

    苏锦绣这才松口气,笑道:“真是辛苦你们了。”

    “不辛苦,台里其实早就想拍了,这不是没啥条件嘛。”

    这句话一处,几个电视台的人都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他们电视台虽说好多年了,可改组才两年,这两年间,台里日子过得实在是艰难。

    因为提前通知了宋清衍,他们到滇省的时候,就看见来接他们的车。

    上了车,江珊和圆圆正等着她。

    尤其是圆圆,看见她就忍不住眼睛一亮:“二婶。”

    他扑到苏锦绣怀里:“我好想你啊。”

    “奶奶正在家等着呢,咱们赶紧过去吧。”江珊脸上也是愉悦的笑。

    “跟我一起来的可要安顿好了。”

    苏锦绣还有些不放心:“他们可是电视台的。”

    “肯定不会怠慢的。”

    江珊连忙点头。

    苏锦绣见她一副能当家做主的模样,心里顿时有了数,低头,将扑到怀里的圆圆抱上膝盖,亲昵的亲亲他的脑门子:“我也很想圆圆呀,快开学了,圆圆要和婶婶回京城么?”

    圆圆立刻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要!”

    苏锦绣愣了一下,讶异的看向江珊。

    江珊脸上依旧挂着笑:“我也得回京城呢。”

    她将头发别在耳后:“宋师长的意思是,年底办事情。”

    “恭喜。”苏锦绣满是祝福的说道。

    “谢谢。”

    江珊捂住嘴,眼睛笑的像月牙似的。

    许是这些日子在滇省没有那些流言蜚语,江珊比在京城的时候胖了,但是也黑了,别说江珊了,就连圆圆都黑了一圈,可见这边的紫外线是真的强。

    圆圆见苏锦绣一个劲儿的和江珊说话,顿时吃味的抱住她的脖子:“二婶,今天我想和你一起睡。”

    苏锦绣拍拍他的小屁股:“行,今晚和二婶一起睡。”

    圆圆这才高兴了。

    作者有话要说:  绣儿:准备进山见苗族小姐姐。

    ————————————————————

    最近总感觉下牙齿一吹风就疼,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神经疼。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红甘泉小说网:www.hgq26.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