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53章 打扰了他的好事

作者:软软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她急匆匆地离席,朝陆靖寒离开的方向走去。

    ……

    庭院中,陆靖寒站在湿润的青草地上,从烟盒里掏出一根万宝路点燃,夹在手指间吸吮吐雾。

    秦郁儿差点跟丢他,气喘吁吁地在门口站住脚步,“陆先生,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啊。”

    陆靖寒没理她。

    秦郁儿有些失落,又不甘心就此放弃,她走到陆靖寒身后,“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叫什么呢。”

    一阵高跟鞋踩出的脚步声由远至近。

    陆靖寒薄唇扬起邪气的弧度,转身搂住秦郁儿的腰,猛地贴近自己,他低眸看着秦郁儿,夹在指尖的烟灰轻轻一掸,落在青草

    上。

    脚步声戛然而止那一瞬,陆靖寒飞快地抬眸瞥一眼站在门口的秦墨,低头朝秦郁儿吻下去。

    他在干什么?

    秦墨愕然地看着接吻的二人。

    秦郁儿下意识地抗拒,很快被他高超的吻技征服,一双小手软绵绵地搭着他的肩膀,没有反抗之力。

    如果她睁开眼,就能看到男人深邃的黑眸里没有一丝欲念,冷冰冰的像块石头。

    她这是打扰别人好事了?

    秦墨的脚不知道该往哪挪,按理说她现在应该走,但陆靖寒发给她的东西无法忽视。

    刚才他发给秦墨一张照片,是在她房间的自拍。

    男人对准镜头臭屁自拍,明明是死亡角度也帅气逼人,从背景能看出是秦墨的卧室。

    鬼知道他有没有拍别的。

    秦墨想了想,转过身离开。

    还是别打扰他的好事吧。

    陆靖寒以为秦墨会冲上来打断,谁曾想她转身就走。

    他一愣,推开还陶醉在吻里的秦郁儿,一双黑眸阴郁下来,迈开步子追上秦墨。

    客厅就在前面,秦墨在想刚刚看到的事。

    刚刚陆靖寒就和秦郁儿坐在一起,大伯也在场却没有阻止,难道他想把秦郁儿嫁给陆靖寒?

    疯了吧。

    手臂突然被拽住,秦墨惊讶地回头,就见陆靖寒拉住她的手臂,阴沉着一张脸往客房走。

    客房的门被他关上,秦墨的小脸上写满诧异,完全不在状况内。

    陆靖寒背对着她,回眸盯住秦墨,有点咬牙切齿的意味道,“你就这么走了?”

    “你不是和郁儿……?”

    秦墨以为他被自己撞破好事才生气,语气诚挚地道歉,“对不起,打扰了你的好事,我下一次一定会小心的,靖爷。”

    陆靖寒大步上前,抱起秦墨把她按到靠墙的桌上,深邃眸子阴沉沉地凝视着她。

    就在秦墨以为他要杀了自己时,陆靖寒的眸光一凝,伸手摘掉她头发上的羽毛装饰,露出贴了创可贴的额角伤口。

    陆靖寒伸手抚上她的额角,轻轻一碰秦墨便倒吸冷气。

    “怎么弄的?”

    秦墨淡淡道,“修完金佛,出门的时候车被撞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

    陆靖寒眼底一道幽光闪过,话里有难以察觉的狠戾,“谁干的?”

    “应该是单雅娴的爹妈,我没看到车里是——啊!”

    话还没说完,秦墨惨叫一声,她拧着眉头看向擅自撕下创可贴的陆靖寒。

    他把创可贴捏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你要修金佛?”

    “嗯,单雅娴弄了个长得像奶奶的金佛当礼物,佛头断了。”秦墨草草地把事情一笔带过。

    陆靖寒在屋里翻找东西,秦墨刚要问他在干嘛,陆靖寒从柜子里抽出一个备用药箱。

    “……”

    秦墨狐疑地看他在药箱里翻找,无奈道,“不用找了,客房的药箱放的都是感冒药、胃药冲剂之类的,不是每个人都会像你一样

    药箱里放一堆治刀伤枪伤的药。”

    他怎么这么闲,不管秦郁儿了?

    这个问题秦墨不敢问。

    陆靖寒在药箱最底部找到酒精和棉签,按住秦墨被她的伤口消毒,“别动。”

    额角上高高肿起的红色大包还有几道破皮,酒精碰到血肉疼得秦墨嘶哑咧嘴。

    陆靖寒用棉签轻轻涂抹伤口,低眸望向秦墨花瓣般的樱唇和微微颤动的长长睫毛,“那个刘晋是谁?”

    他还惦记着这件事呐。

    “就是刚刚帮我提保险箱的那个,书店的员工。”

    陆靖寒手上突然用力,秦墨差点发出鸡叫。

    大魔王又发什么疯?

    陆靖寒把棉签扔进垃圾桶里,从药箱里拿出透明敷贴,轻轻地按在她的伤口上,“罚你不接我电话。”

    敢情那二十几个未接来电都是他打的。

    门外传来秦郁儿的声音,她在到处问家里的女佣有没有看到陆靖寒。

    听见脚步声,秦墨连忙推开陆靖寒从桌上跳下来。

    陆靖寒一把捞住她的细腰,秦墨惊慌失措地看着他。

    说话声渐近,客房的门被打开,女佣探头进来左顾右盼,秦郁儿站在后面一脸烦躁。

    “大小姐,堂小姐不在这里。”女佣道。

    兄弟二人分家,秦郁儿和秦墨都是各自秦家的大小姐。

    以前秦郁儿瞧不上她,认为秦墨远不如自己。今天却因为一个男人格外烦躁,想到陆靖寒看秦墨的目光,秦郁儿就生闷气。

    刚刚她还以为陆靖寒追秦墨去了,因为秦墨也不在厅里。

    门关上,倒在地上的秦墨长舒一口气。她被陆靖寒抱在怀里,两个人倒在床的一边,因而女佣没有发现。

    秦墨正要起来。

    陆靖寒低头索住她的唇缠绵,逐渐放肆,吻上她的锁骨,到处寻找这件礼服的拉链在哪里。

    秦墨偏过脸避开,陆靖寒锁住她的双腿,秦墨起也起不来,只好迎合地让他在脖子上亲几下,双手抵住他的胸膛,讪讪地笑道

    ,“她们待会儿会折返回来的,被发现就麻烦了。”

    陆靖寒无所谓道,“让她发现。”

    秦墨伸出手按住陆靖寒的嘴,在他阴沉的目光中,秦墨皱着眉道,“你……你可不可以去漱口?”

    这家伙才吻过秦郁儿。

    陆靖寒的眼里突然出现笑意,心情大好,秦墨摸不到头绪,大魔王被嫌弃还挺高兴?

    他的软软还不算特别没心没肺。

    陆靖寒抓住她的手亲几下,因为她的这句话决定放过她。

    见他起身,秦墨心下一松。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红甘泉小说网:www.hgq26.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