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861 被讹上了

作者:吃丸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李康则是轻抬屁股躲过了他伸来的手。

    “他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

    “那你说,你有没有给我大哥针灸?”

    壮硕小伙双眼圆睁,咬牙切齿的问。

    “我是有给你大哥针灸过,但是当时你大哥的情况,如果不用银针止血,完全活不到医院。”

    李康如实相告。

    “听见了么,就是他用银针把淤血封在了肺部,所以才造成了我们手术上重重阻碍,我告诉你们如果不是我技术好,你们家人连命都捡不回来。”

    陆医生侃侃而谈的说。

    “王八蛋,王八蛋!你把我哥命还回来,你知不知道我哥女儿才两岁呀,你他妈不会治病就别伸手,要不然你我哥还有一线生机呢。”

    壮硕小伙双目通红,愤怒的吼叫道。

    “我要弄死这小子。”

    摊主父亲左顾右盼,从刚推出来准备消毒的手术用具上,抄起一把手术刀,猛得冲向李康。

    “不要。”

    夏晚晴下意识的起身,准备去剁夺刀。

    李康哪能让对方涉险,抬腿一脚把摊主父亲给踹了出去。

    “你竟然敢打我爸,我和你拼了。”

    壮硕小伙抡起拳头就要打人。

    李康也不惯着,甩出一巴掌扇再对方脸上。

    壮硕小伙被打的眼冒金星,靠在过道的墙壁上摇晃着脑袋。

    张近东看得暗自发笑,两方闹得越剧烈越好。

    李康是夏晚晴的男朋友,这事闹大了真说不清。

    夏晚晴少不得要引咎辞职。

    说实话,他真不喜欢夏晚晴。

    不仅是对方妨碍张氏集团几个计划。

    两人政见也是南辕北辙。

    自己主张快速发展扩展。

    对方却是想一味的徐徐渐进。

    这不能说谁对谁错。

    毕竟人家夏镇长年轻,不愁前途。

    他呢?

    如果平安湾发展不符合预期。

    他升迁无望,只能止步在现在的位置。

    所以说,这种立场上的矛盾,无法调和。

    只能有一方出。

    出乎他意外的是,自己儿子找的人没想到这么狠。

    直接点燃了烟花摊。

    不过也没办法。

    根据那人回馈,身为武道高手的他,看到李康就不寒而栗,压根不敢在其五百米范围内出现,自然无法袭击夏晚晴,只能用这种间接的方法。

    “别打了!”

    夏晚晴拉住李康。

    而摊主那边的人扶起鼻青脸肿的壮硕小伙。

    “楚才,你没事吧?”

    摊主父亲扶起自己儿子,又惊又怒的看着李康。

    怒的是对方害死他大儿子,还敢理直气壮打人。

    惊的则是,对方竟然把他当搏击教练的小儿子,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冷静了没?”

    李康冷声问道。

    对方生气?

    他比这些人更生气。

    这是赖上他了?

    感情他就不应该出手相救,任由那卖烟花的出血死去。

    “冷静?我告诉你,给你两条路,要不赔我们一千万,要不然你就去偿命!”

    摊主的父亲直接了当的说。

    如今儿子成了植物人,家里有老有小,不讹对方一笔钱,怎么生活下去。

    “我赔钱?没有我,你们儿子撑不到医院!”

    李康愤然辩解道。

    “谁能证明?就算你是出于好心,那又如何?说不定我儿子不用你银针,也能活着到医院,你连行医资格都没有的小屁孩,用那些没有科学根据的中医来救我重伤垂危的儿子,那就是在谋杀!要不赔钱,要不坐牢!”

    摊主父亲思路清晰,从头到尾,抓着李康冒失救人来说事。

    “可不是嘛。我们西医办事有根有据,手术流程完全有录像为证,如果楚家有任何质疑,可以查证,但是这人那几针,可没法求证啊。”

    陆医生背着手,添油加醋的说。

    李康终于发现了自己再怎么辩解也是徒劳的事实。

    “钱我是不会赔的,你们想告就去告。”

    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这种案子,法院都不一定受理,就算受理,也不可能赔1000万那么多。

    至于躺在床上的人,他也懒得管了。

    对方爱死不死的,反正他是不管了。

    “你这种人真是丧尽天良,这辈子不得好死。”

    摊主父亲气急败坏的骂。

    张近东闻言从座椅上慢悠悠的起身道:“夏镇长,李先生好歹是你男朋友,也是亿万企业的大老板,还是能和解就和解,大事化小。”

    “张近东!”

    李康瞬间被惹怒。

    矛盾点在他这边不要紧,自己惹的事多了,俗话说虱多了不咬,也不怕这多意见。

    可这张近东,话里话外完全没安好心,对方看似为夏晚晴好。

    却提供了两个致命的信息。

    第一他很有钱。

    第二夏晚晴是镇长,不想把事情闹大。

    果不其然,摊主父亲眼前一亮,面露贪婪的说道:“我现在改主意了,你要是不赔我5000万,我就找人曝光你,和你这个黑心镇长女朋友,你们俩谋财害命坑害我们老百姓。”

    “没错,曝光你们。”

    摊主的姐姐也双眼放光,现在他们已经不关心自己亲人的性命。

    怎么从亿万富翁手里拿到最多的金钱,才是他们当务之急。

    ”你们可真是贪得无厌!”

    李康眼里满是嫌恶之色。

    说不定当初见死不救的群众,他们所说的才是正确的。

    自己真是个傻逼。

    管的闲事却没得到一声谢谢。

    反而被人家要挟。

    “你把我大哥害成这样,难道不值5000万?”

    楚才冷笑点点。

    “我可以把他弄醒了。”

    李康走到推车前,给昏迷的摊主把脉,对方脑部损伤比他想象中的要轻。

    后续治疗不算太难。

    “我们可不敢信你,快点赔我们5000万,我们找那些名医治疗。”

    摊主父亲快步走到李康身边,把李康挡在病床外一脸戒备的说。

    “人家信不过你那些中医,你就别添乱了有钱就赔人家钱得了。”

    陆医生阴阳怪气的推波助澜。

    “你这种庸医也配治病?”

    李康冷声讽刺,他如果猜的没错,姓陆的是故意造成病人短暂缺氧,从而造成昏迷不醒。

    为的就是嫁祸于他。

    “可别乱说话,明明你自己才是江湖郎中,还想拉我这个正儿八经的科班大夫下水?”

    陆医生语气颇为自傲。

    他一直瞧不起那些中医,一些连基础理论都没搞懂这玩意,也敢称作医学?

    “别他妈扯开话题,赔钱!”

    “没错赔钱。”

    摊主的家人围着李康不依不挠的说。

    “我就算有钱赔,也不会给你们助长讹诈别人的歪风邪气。”

    李康死不松口。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