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十八章 你竟然是男的?

作者:梦里添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是那个家伙,麻生圭二他还活着啊!”西本先生疯癫地惊叫了起来。

    “麻生圭二确实已经死了。当时在火灾现场中,发现的骨头和齿形也经过对比,是他们一家人这是绝对没错的。当时所有东西都烧毁了,只剩放在防火保险箱里面的乐谱。”老年警官姗姗来迟。

    “乐谱?你怎么不早说。乐谱在哪里在哪里啊?”毛利大叔和目暮警官叫了起来。

    “宇,宇航员先生,乐谱就在在公民馆的仓库里头!”老年警官受到了惊吓,这个宇航员先生怎么就那么热衷于协助警方办案呢?然后,在毛利大叔和目暮警官绝望的眼神中,老先生晕倒了过去。

    “毛利先生!”目暮警官怒气冲冲地瞪着毛利大叔,一副自己刚才音量很小全是毛利大叔的锅的模样。

    “.......”毛利大叔感觉自己今天是最倒霉的那个人。

    “我去取吧,目暮警官。”成羽从老警官腰间取下钥匙,屋里的人大概要说恐怖故事,成羽觉着以自己的心理素质还是赶快溜了为好。

    “等一下,立花哥哥,我跟你去!”柯南也急匆匆地跟上成羽。

    .......

    “柯南,你这心理素质也不行啊,怎么跟我一起跑出来了呢?”成羽边走边用同道中人的语气感叹。

    “??什么心理素质?我们难道不是去拿乐谱找凶手的吗?”柯南一脸懵批地看着暴露底细的成羽。

    “啊没什么。”成羽不着痕迹地擦了下额角的汗,感觉自己真像个弱智,不然怎么会觉得死神怕鬼呢?

    “对了,立花,你觉得麻生先生真的是自己亲手放火烧死的一家人吗?”柯南也不懂成羽怎么尽说些稀奇古怪的话,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做停留。

    “因为是有四位目击者看到的,前任村长龟山先生,还有黑岩村长、西本先生、川岛先生啊。”成羽掏出小本本,在昏暗的灯光下念给柯南听。

    “那这四个人究竟有什么关系呢?”柯南踮着脚想要看成羽手上的小本本。。

    “包括麻生先生他们5个人,从小就一块长大。”成羽脸有些红了,抬起小本本遮住不让柯南看。该死的,当时怎么想的才会把想对成实医生说的羞羞的话写在这个工作小本本上啊!幸好没被柯南这小鬼看到。

    “喂!本子上写了什么啊不让我看!那那个叫村泽的人呢?”柯南停了下来,非常愤怒,他感觉自己在身高方面受到了莫大的耻辱。

    “没写东西烦死人了小鬼!他是三年前突然跑到这个小岛上来的。前些日子,他才和村长家的千金订婚了。不过村长好像是一直反对啊。”成羽恼羞成怒。

    “那村长的秘书那个叫平田的人呢?”柯南想赶紧把自己想问的问完,他再也不想跟成羽说话了。

    “那个男人是个胆小懦弱的人,,不太可能会干那种凶恶的事情的。”成羽找了个公共长椅坐了下来,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我早就注意你了,你应该知道凶手.......”柯南继续往前走,突然发现了成羽没跟上来,“你怎么坐下去了?毛利大叔和目暮警官还等着我们呢!”

    “那个,我们好像没问公民馆的仓库在哪里........”

    “你是笨蛋吧!”柯南头也不回地跑了回去。

    “诶?”成羽一脸懵批,你不是也没问吗?刚想跟上去,但柯南已经跑的没影了。“我应该能找到回去的路吧?”

    “好累啊,明明是座小岛,怎么路这么复杂嘛!”应该能找到路的成羽在乡间小路上晕头转向,突然看到月光下一个慌慌张张的人影。

    “是你啊,成实医生。目暮警官让你们回去了?”成羽感觉柯南这个小鬼消失的正是时候。

    “是立花警官啊,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去取乐谱了吗?”成实医生的脸在月光下模模糊糊,但轻微的喘气声却掩饰不了刚刚剧烈跑步的事实。浅井成实看着阴影中青年微笑的面庞,略微有些失神。看来他早已经知道一切了,这是,胜券在握?

    “这么晚还在夜跑啊,”成羽的语气在浅井成实的耳中感觉像是在嘲讽一般,“有没有兴趣跟我找个地方聊聊呢?”

    “就在麻生圭二先生所寄赠的钢琴房里吧。”浅井成实勉强露出微笑,随后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低语,“在一切开始的地方。”

    成羽和浅井成实一前一后地走着,两人都沉默着,但成羽心里却乐开了花。这算是约会吗?肯定是吧,成实医生难道真的在几天内被我帅气的外表吸引了。钢琴房,那可真是个超棒的地方,我成羽难道就要在今天拜托两世的单身时光?

    跟着浅井成实进了钢琴房,成羽感到心跳加速得非常快。

    “你都知道了吧,警官先生。”浅井成实坐在了钢琴凳上,掀开了一尘不染的钢琴盖,“我早该想到,这些事情都是瞒不过最近风头大盛的平成时代雷斯垂德的。”

    “诶?”成羽被问得莫名其妙,“我知道.......”

    “只有我们两个,你就不用帮我隐瞒了。”浅井成实垂下了眼睛,手指在钢琴键上滑动,“你早就知道,是我杀的川岛先生和黑岩村长以及西本先生吧吧。”

    “纳尼?”成羽感觉自己脑海里被扔下了个重磅炸弹,“西本先生已经被你.....你你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

    “麻生圭二就是我的父亲。当年他们强迫我的父亲替他们走私毒品,因为我父亲拒绝了,他们就将我的父亲杀害了。”浅井成实轻轻按着钢琴键,“不过,我总算也将他们杀掉了。”

    成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他现在感觉自己就是个悲剧,刚兴起谈恋爱的想法,对象竟然是个杀人犯!

    “你出去吧,立花警官。”浅井成实开始在钢琴键上敲击了起来,“谢谢你帮我完成了替父亲复仇的愿望,我的手上沾了四个人的鲜血,我想罪孽应该就在这里结束。”

    “什么?”在成羽骇人的目光中,房间的角落腾地燃起了火焰。

    “不要再错下去了,成实医生,我想你的父亲也不希望你有现在这样的结局吧。”成羽抓住了浅井成实的手,但没想到浅井成实的手劲出人预料的大。

    “别管我了,你快走吧。”浅井成实弹奏起了他父亲生前最爱的《月光》。

    “不,音乐不是这样的,你这样做侮辱了你父亲留下的钢琴。”成羽见浅井成实根本听不进自己说的话,也坐在了钢琴凳上,“到这个时候,只能试试了。”

    在浅井成实惊讶地目光中,成羽熟练地弹奏起了《月光》,优雅的音符流淌进了浅井成实的心中。

    “父亲!”浅井成实流下了泪水,“难道我真的错了?你的儿子对不起你啊!”

    钢琴声骤然停了,在浅井成实一脸懵批的目光中,成羽不知道自己哪来的那么大的劲,拽着浅井成实的领子就把他从窗户丢了出去,自己也窜了出去,“龟儿子你竟然是个男的!我竟然握着一个男人的手半天啊啊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