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4章:落寞白河羽

作者:33号同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苏秒到底还是留了下来。

    为的当然不是那三千块钱的工资,更不是呆毛的苦苦哀求,而是她知道了江淼三千八百万的由来,对这个不修边幅,第一印象十分糟糕的青年产生了三分好奇,三分兴趣。

    “江董,我申请三百万运营款。”下定决心后,苏秒直接了当地说道。

    江淼呆住了,突然觉得这姐妹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霸气凶猛。只是……等等,貌似有哪里不对的样子。

    他雇佣苏秒的职位是行政秘书啊,一个秘书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要三百万运营款,合适吗?

    “江董,我知道您现在的为难。”瞧见了江淼脸上古怪的神色,苏秒争取说道:“可这笔投资真的不能省略过去。哪怕是为了天道文化公司的将来,您也应该好好的考虑考虑。”

    “那不是三百块,是三百万啊!”江淼沉思了片刻,抬目说道:“说句最现实的话,我在今天之前都没有见过你,万一你卷了这三百万跑了怎么办?”

    “那您就和我一起工作吧,在所有付钱的时候都提前想想,这钱应不应该花。”苏秒自信洋溢的挥手说道。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面,江淼跟着苏秒花了一百万在横店租了一个两层小楼;找装修队进行重新装修;购买各种办公用品……

    仅仅是过了三天的时间,江淼就有些扛不住了,逐渐将大部分事情都全盘托付给韧性十足的苏秒处理。

    “呆毛,当年在学校里面学的那些知识,你现在还记得多少?”这一日,身躯逐渐恢复过来的江淼主动到酒店找到了呆毛。

    “基本功还在,也就只有基本功了。”对于江淼,呆毛还是挺诚实的,不黑不吹,实话实说。

    “给我做一个副导演吧。”江淼不假思索地说道:“这部戏的分镜头挺多的,我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

    “这……”呆毛有些犹豫。

    现实磨灭了他曾经所有的雄心壮志,以至于他现在对于导演这个行业根本就没有多少兴趣,何况听江淼这坑货的意思是典型的捉他去做苦力!

    “有困难?”江淼问道。

    呆毛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企划案重新放到了桌子上面:“没困难,我们现在就聊聊吧。”

    “可以。”

    “我不是药神的故事内容和主要人物在生日宴会上面我已经有了一些了解,现在剧本有了,投资有了,场地有了,接下来就该是演员了。”呆毛严肃说道:“你有什么具体方案了吗?”

    “省钱还是第一位的。”江淼说道:“那些大牌明星,影帝视帝的,光片酬就好几百万甚至好几千万,我们根本就消费不起。”

    “那就只能从过气明星和刚出道的小明星里面选了。”呆毛道:“关于男主程勇这个角色,我建议选取那些有些演技的过气明星,至于其他人,择优而选吧,实在不行的话全上素人也没关系,反正一炮而红的演员多得是,我们未必不能培养出来。”

    江淼点了点头,说:“你眼界活,想法多,帮我好好的甄选一下,最好做出一个列表出来,我去联系剧组团队,争取尽快把基本盘给弄出来。”

    “你丫这就是想要偷懒吧,为啥不是你来选角,我去联系剧组团队?”

    “我是老板还是你是老板?”

    “好吧,我知道了。”看在梦想的份上,呆毛很果断的妥协了。

    得益于江淼这些年来在横店跑龙套积累下来的经验,轻车熟路地找到了一家剧组团队,以三十万的酬劳费敲定了雇佣合同,就在他刚刚走出对方的门店后,飞信里面收到了呆毛发过来的一个表格。

    打头的第一行就是:程勇的扮演者,白河羽。

    “白河羽……”江淼皱了皱眉头,一时竟是陷入了沉默。

    在他的记忆中,这个演员可不仅仅是过气演员那么简单,他还是一个有致命污点的演员。

    “喂,呆毛,你是疯了吗?主演为什么是白河羽?”走到一棵大槐树下,江淼拨通了呆毛的手机。

    “主演为什么不能是白河羽?他曾经是视帝,演技还无比精湛,拥有极好的观众缘和熟悉度,而且最关键的是,他身上有巨大的话题啊!”呆毛认真地说道。

    “别扯这些没用的,他是被封杀的演员!我们启用他做男主角的话,影片能不能过审还不知道呢。”江淼有些生气地说道。

    他觉得呆毛对于这部电影简直太不上心了。

    “前两天,有关于白河羽侵犯同剧组女演员的案件已经被调查清楚了,他是被人陷害的,根本就没有动那女演员一根手指头。”呆毛认真说道:“现在全网都在为他平反呢,都在为他的遭遇感觉到可惜。我们现在将一份优秀剧本送到他面前,既是给他一个机会,也是给我们一个机会……他的联系方式就在名字后面,你可以上网查一查最近的动态,然后再决定要不要打这个电话。”

    挂断电话后,江淼干脆就蹲在了大树下面,用手机网页搜索了一下白河羽的近期信息,果然发现最新的案件结果已经更新了:女演员凌玉筱筱亲口承认她是被人威胁着才诬告了白河羽,在网络上面已经正式向后者道歉。

    只可惜,这结果来的太迟了。

    没有人能够弥补白河羽这十年来的各种损失,也没有人知道十年没有演戏了,他的演技还能保留什么程度,更没有人知道,万一某个剧组找他拍戏,会不会在无形之中得罪什么了不起的存在。

    他的窘迫依旧,纵然有无数网民在网上为他声援。

    “呜呜呜呜……”临安市,某座普普通通的房子内,一名身材消瘦,胡茬深黑,面容病态苍白的中年男子坐在地板上面,怀里抱着一瓶劣质红酒,毫无形象的蜷缩在沙发区嚎啕大哭。

    泪水连成了线,摔落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洼……

    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被他随手丢在乱糟糟床铺上的手机,突然疯狂震动了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