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十六章:映心迷宫

作者:微叶梧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是,幻象?】

    季梧桐还在思考,就听见一声巨响,一辆保时捷冒着烟停在路边,而不远处,底盘朝天的黑色桑塔纳已经几乎断成两截,挡风玻璃和两侧车窗的玻璃全部碎在地上,滚滚的浓烟从前盖上冒出......

    季梧桐几乎没有犹豫,连忙快速跑到桑塔纳旁,蹲下身子企图将被压着的车门打开,但却发现自己的手竟然直接穿过了车门,透了过去......

    【这是她的记忆吗?在这个世界,我只是一个幽灵般的存在吗?】

    他叹息着,看向车内,一对年轻的夫妇正软软的倒在两侧,女子显然已经死亡,胸腔以下几乎被挤到扭曲,而男子则浑身是血,虽然没死但却也超过了能够抢救的范围,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他还在低声呢喃着:“淼淼......”

    然后便停止了呼吸。

    周围的一切开始变得光怪陆离,仿佛眼前始终存在着一个万花筒一般,街道是破碎的,天空中有鱼在游动,太阳变成了黑色,人们的眼神僵硬而固化,路边的大楼有一半忽然凭空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几个巨大的花坛......

    一切都乱了套。

    只有两个声音依然清晰可闻。

    “淼淼......”

    “警察先生,很明显这是一起交通意外,我很遗憾,但是很明显我并不是违反交规的那个,他们开的太快了,还有,你打一下这个电话,说我的名字就好......”

    真是聒噪。

    季梧桐的眼神冷了下来,走向了那个正在跟警察喋喋不休的年轻人,白淼淼的身影却挡在了季梧桐面前,与她同时出现的是两扇门,女孩笑着:“大哥哥,你愿意帮我报仇吗?替我背负罪孽,替我双手沾满血腥吗?”

    季梧桐点了点头,道:“我说过,这个世界有一些罪孽应该得到惩罚,此时此刻,乐意效劳。”

    白淼淼替季梧桐拉开了左边的门:“走这边~”

    季梧桐拉开了左面的门,穿过后发现前一秒还在马路上的自己忽然出现在了一栋豪宅之中,奢华的水晶灯下,一群年轻人正在大肆的笑闹。

    “你们有没有看见那个警察的表情!哈哈,跟吃了苍蝇一样!”

    “真有你的,伙计,不过现在的人命还真不值钱啊!”

    “对啊,有些时候他们必须承认,大多数的命,在生来就已经注定啦!”

    “干杯!为了绍仔毫发无伤!”

    “干杯!”

    季梧桐看了看脚下已经蔓延出去很远的汽油和手中空空的塑料桶,笑了笑:“如果能让你轻松些的话,我愿意替你背负这种罪孽。”

    火柴从指间滑下,熊熊的火焰吞没了整栋别墅!

    在一片哀嚎和惨叫中,在这片火海之中,白淼淼又一次出现,还是两扇门。

    “走左边会让我好过点,走右边会让你弥补很多遗憾。”白淼淼同时推开两扇门,左边是陌生的病房,右边,是一个瘦瘦小小的背影。

    季梧桐摇了摇头,走向了左边。

    病房外,他正向里面偷看着,一个男子正带着呼吸器虚弱的躺在床上,仪器上的心率并不强烈但却还算稳定,看来已经度过了最危险的时候。

    “可怜么?不,他一点都不可怜,被他杀掉的那对情侣现在还没有被打捞到,入室行凶的事至少做过三次,其中还有残害孤寡老人的记录,可笑的是,离开作案现场时不小心滑落的他却依然可以享受救治,而在死刑已经取消的现在,后果最多也只是一个无期而已,如果他请得起好律师,甚至可能还有变数......”

    白淼淼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病床前,轻轻地陈述着。

    “我觉得我没做错。”女孩伸出小手,却被另一只大手握住了。

    白淼淼冷冷的看向季梧桐:“怎么,你觉得他不该死?”

    “我说过......”

    季梧桐松开了白淼淼,随手扯下了那狂徒的呼吸器,笑着回答道:“我来替你承受,虽然只是幻象,但还是想替你分担一些。”

    记录器上的心率变成了一条直线。

    白淼淼面色有些复杂地看了季梧桐一眼,再次从虚空中为他打开一扇门:“走吧,大哥哥,我知道你赶时间......”

    门后是一个上半身穿着西装,发型一丝不苟的青年男子,他的右腿被高高吊起,上面缠满了绷带,仿佛没有看见季梧桐一般,正专心的数着牛皮袋中的钞票。

    “这是那个被报复的律师?”记得病历中所记叙的故事,季梧桐开口问道。

    女孩点了点头:“为罪大恶极的人脱罪,帮逆子抢夺老人的财产,给害死了不少人的无良药商辩护,设计充满陷阱的合同为开发商强抢普通人土地什么的,只要有钱,什么都做,而且他很聪明,很有才华。”

    “你是怎么做的?”季梧桐点了点头,毫无疑问,也许他没有直接害死过谁,但是此人,当诛......

    白淼淼努了努嘴,只见另外一个白淼淼直接从两人身边跑过,端着一杯咖啡,蹬蹬蹬的跑进房门对那个正在数钱的黑心律师甜甜的笑着:“哥哥,这个给你,下次还会给淼淼讲故事吗?”

    年轻人哈哈一笑,面露得意之色:“没问题,那些把傻子们玩弄在手中的游戏,哥哥还玩过很多呢。”

    结果自然是被咖啡中的安眠药放倒。

    送咖啡的小女孩露出了单纯的微笑,消失了,而季梧桐身边的白淼淼则笑着:“这个房间是高级病房,可以直接做手术的那种,医用器材齐全。”

    季梧桐拿起手术剪,插下,血花四溅......

    “下一个是章栋?”

    他淡淡的问道。

    “不是哦~”白淼淼笑嘻嘻的说道:“章栋叔叔没什么好看的,我的事就先这样吧,大哥哥的心意,我已经理解了。”

    季梧桐耸了耸肩:“让自己好受点罢了,那些事终究还是你自己做的,我又能替你分担多少呢?”

    “足够了。”白淼淼笑道:“接下来,就是大哥哥的了......”

    季梧桐一愣,随即摇头道:“不用了,我不需......”

    话音未落,他已经置身于那原本已经被尘封在记忆中,不久前回忆起的那条街道上。

    他的手中,握着一枚温热的,椭圆形的玉坠,上面还有两道交叉的刻痕......

    在季梧桐面前,一个身穿浅绿色连衣裙的女孩正毫无察觉的往前溜达着,丝毫没有发现自己掉了东西。

    “喂......”

    他轻声叫了一句。

    “诶?”面前的小女孩转过身来,长长的头发在身后一摆一摆的,有些疑惑的冲季梧桐问道:“你好,请问是在叫我吗?”

    “你东西掉了,给你。”

    季梧桐将玉坠递了过去,感觉面前的女孩有点眼熟,随即哑然失笑,当然眼熟了,自己在十几年前不是见过她么,之前又被白淼淼的幻境回忆了一次,自然会印象深刻。

    “谢谢。”女孩甜甜的笑着,伸出了白皙的小手:“我是来陪父亲看朋友的,但是我在这里没有朋友,你可以和我做朋友吗?”

    熟悉的话语,熟悉的笑容,那毫不设防的信任和纯纯的气质让他那样的舒服。

    小时候的自己,感触一定会更深吧,季梧桐这样想着,自己当时,是如此的想回答一句......

    “好啊,我们做朋友吧。”

    还是说出来了。

    然后,定格,空间被凝滞。

    “我这儿可不是时间倒流,你也改变不了历史。”白淼淼坐在旁边的长椅上一边玩着自己的手指一边淡淡的说道。

    季梧桐挠了挠头发,道:“我知道,不过能回答这么一句感觉也蛮好,话说,你不太高兴?”

    很显然,冷着小脸嘟着嘴,白痴才会觉得女孩现在很高兴......

    “要你管啊!”白淼淼切了一声,把头扭了过去。

    季梧桐坐下,摸了摸她的脑袋:“让我回去吧,让这一切结束掉,你是个好女孩,所以别闹了......”

    “我才不是好女孩!”白淼淼哼道:“我要走了,如果后面你能自己走出来的话,就自己过去找我吧,我能窥伺的记忆其实没有那么多,你后面的记忆,虽然能引导你进去,但内容就连我也看不到,不过我可以感受到里面深深地绝望与恐怖,如果大哥哥你能出来的话,就来找我吧。”

    季梧桐苦笑道:“我可以拒绝么?”

    “可以。”白淼淼淡淡的说道:“不过你的同伴必死无疑,时间,就是生命哦。”

    她挥了挥手,一扇黑色的大门出现在两人面前,然后拍了拍小手,就这样消失了。

    季梧桐听到必死无疑这四个字的时候面色就已经冷了下来,起身,踹门而入。

    熟悉的场景,满怀期待的等待,十一岁的生日......

    “我已经知道你们不会再回来了,爸爸,妈妈。”小小的季梧桐坐在熟悉的沙发上,苦笑道:“这算哪门子的考验啊,让我再次体会一下等待的痛苦么?”

    脚步声......

    脚步声!?

    季梧桐飞快地起身,冲到门前,一把将其拉开!

    呯!!!!

    五彩缤纷的纸屑炸了他一脸,面前是两张无比熟悉的面容,正一脸笑意的看着他~

    “儿砸!生日快乐!哈哈哈哈~”带着眼镜的男子爽朗地笑着,用力揉了揉季梧桐的头发:“是不是等着急啦?怪你老妈,她方向感太差了,我在车上打了个打盹这丫头差点开到隔壁省去!”

    美丽的女子没好气的拍了一下季容的脑袋:“还说我!你给儿子挑个礼物挑了俩小时!俩小时!!”

    “爸爸......妈妈......你们,回来了??”

    季梧桐呆住了,这不对,这一晚,他本应该独自等待到天明,从这一晚开始,季容和方晴应该再也没回来!怎么可能会......

    方晴蹲下来抱住季梧桐,温柔的笑道:“怎么?以为爸爸妈妈不会回来了?我们怎么会忘记你的生日呢~小家伙~”

    爽朗的父亲挠了挠头发,很显然季梧桐也很好的遗传了这一点,遇事不决先挠头,笑道:“爸爸错啦,都怪爸爸,来来来,咱们先进屋,提着这么多东西手都酸死了!你妈她一遇到打折就......”

    “就怎么样!?”方晴一记白眼甩了过去,季容不吱声了。

    季梧桐就这样愣愣的被父母推到了屋里,在餐厅坐下,愣愣的看着两个人忙着忙那,拉彩带啊,吹气球啊,季容好几次把方晴粘在墙上的字母弄掉,被训的抬不起头来......

    如此的温馨......

    如此的......陌生......

    第十六章: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